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当代画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赏析】为雪域造像 为大国铸魂——李兵雪山题材山水画再解读

2021-09-15 10:43:18   文章来源:中国书画报

为雪域造像 为大国铸魂——李兵雪山题材山水画再解读

张涌


走川西、谒雪域,十余年了,始终魂萦梦绕。我无法忘怀她的神秘圣洁,她荡涤肺肝的清泠,她远离尘嚣的澄澈。我一直在期待,有人用中国画展现神秘圣洁的雪域。读了中国美协理事、四川省文联副主席李兵先生的水墨高原雪山画,我眼前为之一亮、灵府为之一振——这就是雪域高原万年一待的中国画,这才是为雪域高原而生的代言者。

澄澈天地 心灵家园

雪域高原是地球上的净土,是人类心灵的“诗和远方”。李兵用他精彩的雪域山水画演绎了这一方圣境峰光。

以雪入画早已有之。最早描绘雪景山水的画家是被称为“南宗之祖”的唐代画家、诗人王维。王维而后,在中国山水画势不可挡的发展潮流中,雪景山水画也不断向前发展,北宋代表性画家李成和范宽尤其擅制雪景山水。南宋时期,随着经济文化重心南移,画家对北方雪景山水的关注逐渐变少。特别是到了元明清时期,随着文人画的勃兴,加之受董其昌“崇南贬北”思想理论的影响,南派山水成为画坛主流,雪景山水日益式微。

随着国家不断强大、民族自信不断增强以及审美日趋多元化,雪景山水又重新进入画家的视野,甚至成为不少画家的主攻方向。特别是得天时地利之便的北方,出现了于志学、张铁石、王裕国、萧维永等雪景山水画家。南方画家中能具有自己风格且形成画理画法的则唯有四川的李兵一枝独秀,他的高原雪山山水画与于志学先生的北方冰雪山水画各领风骚。有人称二人为冰雪画坛的“北于南李”,而我更喜欢李兵。

尘世喧嚣,安放心灵是我们必然面临的选择。晚明画家文震亨在《长物志》里说:“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居又次之。”居山水间而画山水,李兵自然境界高迈。何况,他是居澄澈清泠的雪域而画雪域山水。

李兵是一位有着独立艺术思考、独到艺术品位、独特艺术风格的“三独”画家,他与川藏高原地区、与雪域“神遇而迹化”。他早年工作、生活的甘孜州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为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的过渡带。这里雪山连绵、天空湛蓝、草地苍翠、三江竞流、寺庙星布。“蜀山之王”贡嘎雪山,海拔七千多米;三怙主雪山、格聂神山、雀儿山、雅拉雪山等,亦无不俊伟神奇。仰望雪山,李兵深深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卑微,常常震撼于雪山的冰清玉润、感慨于高原民族的质朴善良。他的身心与宇宙生命的终极精神相融相交,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一种强烈的为西部高原雪山造像代言的欲望,一种讴歌雪山崇高、宁静、豁达、圣洁、清泠等精神品格的使命感,这使得他决心把自己的艺术生命和高原雪山紧紧连在一起,为高原放歌、为雪山立传。三十余年来,李兵每年都要进藏区写生。他不光遍访川内雪山,还去过云南的梅里雪山和西藏的珠峰大本营、冈仁波齐雪山,甚至法国的南针峰……他一次次走进草原、走近雪山,去观察、去思考、去探索用中国水墨表现雪山雄浑磅礴、静穆圣洁、冷逸俊美的形式与技法。从川藏高原到阿尔卑斯山,万里山川、异城雪岭留下了他勤奋写生的足迹。他用自己的辛勤付出呼唤雪域高原的艺术生命,呼唤人类神圣的精神家园。

阳光下的雪山白雪皑皑、银辉夺目、晶莹剔透、静穆圣洁、神秘壮观——这是李兵笔下的《乾坤朗朗开雪颜》《苍山放晴云雾腾》。他的水墨高原雪山山水画笔墨潇洒痛快、色调明朗清丽、造型硬朗刚俊、雪山巍峨肃穆、云霞婀娜飘逸、经幡迎风招展、河水清冽逶迤、林木苍莽深邃。他将高原雪山的冷逸之美融入了富有情趣的笔墨之美,营构出超尘脱俗、恬淡清幽、娴静厚重的艺术之美,创造了真与幻、拙与巧、恒与变、静与动等对立统一的瑰丽艺境,生动而和谐,大气而从容。

优秀的山水画要绘形,要造境,更要达意。李兵用他独到的审美、独特的视角为我们创造了必须膜拜、必须仰视的圣洁之境、崇高之境,为我们蒙尘之心开启了“诗和远方”之旅。

一种赤子情怀,一片澄澈天地,一部宏大史诗,一方心灵家园——这是我读李兵雪域山水的第一个感受。


神巅映彩霞

民族精魂 大国气象

如果仅仅把李兵的画定位为“诗和远方”,我以为仍然低估了它的价值。他的水墨高原雪山山水画有“四气”:硬朗磅礴的汉唐气魄、苍茫宏阔的正大气度、堂堂正正的庙堂气象、吞吐八荒的大国气概。他摒弃了小情小调,画面不藏不掖,不故作意境情调,实则具有大意境、大情调、大境界,展现了宏大美、崇高美。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艺术。正如先秦有“桃之夭夭”“蒹葭苍苍”之吟,正如秦代有排山倒海的兵马俑、汉代有粗放豪迈的“马踏匈奴”。伟大时代孕育宏阔精神,宏阔精神推动崇高事业。李兵的水墨高原雪山山水画有意无意地契合了时代要求,展现了时代风貌。一个国家在上升时期、一个民族在复兴时期尤其需要这样紧扣时代脉搏的艺术。古代的雪景山水是清雅、宁静、朴素、荒寒的,审美指向整体是阴柔的、优美的,是与文人士大夫的修身养性、清操自守的内在诉求一脉相承的。我们不是不需要这种温婉简约,而是这种画家太多,“李兵”太少。

李兵找到了高原高峰这个表达大时代审美的最佳载体,达到了身心与雪域的“天人合一”。高原雪山乃世界屋脊、人类脊梁。黄河、长江、雅鲁藏布江均发源于高原雪山,它们直接孕育了世界四大文明中的两大文明——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是差不多全球二分之一人类生生不息的根,是蔚蓝色地球的高贵脊梁,也完全可以说是整个人类的脊梁。巍峨的高原雪山,人类唯有敬畏、唯有仰视。而敬天法地是一个优秀山水画家的基本素养。为此,李兵经常作为孤独的远行者踽踽前行,与冰川交流,与雪山对话,与亘古天地精神共往来。一日三餐常常只有干粮混着雪水或“牛滚水”,有一次甚至连续饿了三天,但他仍在和高寒缺氧、狂风暴雪做斗争,甚至因路滑从雪山上摔下,被路过的牧民救起。直到现在,他的腿上还残留着累累伤疤。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李兵把自己深深融入雪山。他画雪山,不是为创新而创新,而是仰望雪山后激发出强烈的使命担当,是与勤劳善良的康藏同胞朝夕相处不由自主的情感表达,是反映时代心声的大格局呈现。中国山水画从一开始就是人格化、拟人化了的。有道是“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与其说他是在呈现山川之美,毋宁说是在呈现自身人格之美。有担当的政治家的职责是“为生民立命”,有担当的山水画家的职责就是为山川代言。

得天地滋养,钟山川灵秀。面对雪域高原,李兵由敬畏而被净化、冲击、荡涤、洗礼。他把对宇宙、时空、社会、历史、艺术和人生的哲学思考与感悟融进写意精神的创作,在参悟雪山内在精神和气质的基础上,用心体察宇宙人生的真谛。如作品《雪山之王 贡嘎之歌》《晨风吹过霞满天》等,都是在表现雪山巍峨壮美的同时,洋溢着一种天地大美的凛然正气和“天人合一”的宏大精神。

金钱之上有高高的理想,天地之外有圣洁的雪域。李兵浩然俊伟、雄浑磅礴、恢宏大气、壮丽大美的水墨雪山画塑造了民族精魂、大国气象。


神巅醉暖阳 丽日舞峰光

文士修为 精湛笔墨

李兵的高原雪山画画面是壮美的,笔墨又是唯美的。这是因为他有独具一格的语言表达。

从笔墨层面而言,五代的画家们已然具备了描绘雪景的全部技法。自此以降,历代传世的雪景山水画作品大致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以粉代雪”的敷粉类,另一类是“借地为雪”的水墨类。

李兵本是川中名家黄纯尧的高足,并曾拜李文信、姚思敏、唐允明、钱来忠等为师,传统笔墨基础非常坚实,但他没有故步自封。“出蓝敢谓胜前人,学步反愁失故态。”吴昌硕的诗句,很精准地概括了李兵后来的状态。

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史,既是一部山水式样的描绘史,也是一部笔墨语言的探索史。但历代画家都以南方或北方山水为表现对象,鲜有画家涉足西部雪山领域,更没有画家以高原雪山为主要表现对象。因而,李兵没有现成的体系可参照,也没有成熟的资料可借鉴,他走的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风险之路,一条前无古人的创新之路。他以坚实的基础和坚韧的探索成就了水墨高原山水画,成就了他的“李兵符号”和李氏门下的“雪家军”。

在长达数十年对雪山的观察和长期探索实践中,他突破了传统国画各种皴法和烘染方法的局限,十分注重块面与留白的结合、墨与色的结合、雪光与山体的结合、雪山与天空的结合,使画面近看有质、远看有形,粗看有势、细看有味,画中有意、画外有情。他用墨、用色超凡脱俗,浓、淡、干、湿、焦恣情挥洒,笔法上逐渐形成了以传统皴擦法为基础,长短斧劈皴和披麻皴相结合的一种全新的皴法——“块斧劈皴”(又称“李兵冰雪皴”)。尤其是他把独创的“块斧劈皴”“挤白”“衬白”的画雪技巧与严谨的创作理念统一在笔墨、构成、设色和意境之中,使其雪山画作品充满了地域特色和民族精神。他的这种皴法后来被不少著名书画家和书画理论家、评论家所认可。他这种创造性的新皴法和新染雪法解决了千百年来中国画黑白矛盾中“黑分五彩而白无层次”的问题,填补了用中国画技法生动表现西域雪山的中国美术史空白。

在创新中国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李兵着重强调胸中丘壑、笔墨气韵,以独特韵味和品性、独到的绘画语言与视觉状态使整幅画面自然、丰富、和谐、统一,极大地提升了雪山在造型、色彩与肌理上的表现力。李兵还在传统笔意、墨韵基础上结合了现代的构成和色彩,使画面色墨相生、色光相融,既有水墨画的精神又有油画的品质,传达出强烈的时代气息。可以说,李兵开创了冰雪山水画的新篇章,创立了中国水墨雪山画的新体系。他也因此成为了中国雪山画体系的创立者和领军人物。

李兵对笔墨的深刻理解和自如运用,与他的学养和修为是分不开的。他是一个画家,更是一个读书人、一个学者。除了古今书论、画论,他还广泛阅读了文学、历史、哲学等书籍,视野开阔,勤于思考,厚积薄发。同时,他也是一个有诗人特质、有诗词修养的画家。其画面题款多用自己创作的诗句,如“雪岭朝晖似蜃楼,满纸金玉笔底收。西域观山天际远,万千豪气心中留”“苍山放晴云雾腾,寒雪临天百媚生。风马低吟祈福祉,神牛翘首喜迎春”等,都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画中哲理与画外意蕴交相辉映,强化了画面的书法美感和整体韵味,升华了作品的文学品格和艺术品位,使我们看到了一个既有精湛笔墨又有文士修为的优秀画家。

最后,我想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名誉主席冯远先生在“大国脊梁·圣境峰光——高原雪山画派作品展”全国巡展山东站开幕式上的书面致辞作结:

国画家李兵……不仅拓展了中国水墨雪景山水画的创作题材,不仅推动了雪景绘画艺术在体现物象质感和动感上的进步,而且推动了中国画的程式发展,这是对中国美术史在笔墨创新和审美意趣时代化方面的重大贡献!(本文作者系民盟中央美术院重庆分院执行副院长兼秘书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民盟》主编、重庆国学学会副秘书长兼国学书画院执行院长)


千峰辉霞色 满目瑞景来


简介:
李兵,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诗词作家,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四川省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四川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四川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四川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中国书画艺术高研班导师,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民族学院客座教授,成都现当代城市美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艺委会委员,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名誉主任、山水画会名誉会长。
李兵独立探索提炼出的中国画新皴法——“块斧劈皴”(也有人称之为“李兵冰雪皴”)和独特的“挤白”“衬白”染雪法等,填补了中国水墨高原雪山画法的空白,开创了冰雪山水画的新境界,成为中国水墨雪山画体系的创立者和领军人物。2019年6月在吉尔吉斯获“国际和平艺术家奖”,同年进入“中国星锐榜”并获得“德艺双馨艺术传承贡献奖”“2019中国书画年度人物”等荣誉。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4000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