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12
郭强:楚书楚辞



郭强 GUO QIANG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专科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西泠印社理事,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篆刻委员会主任、正书委员会主任,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副会长。第一批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



郭强 对联《登九天·慫(竦)长剑 》长纤维纸 248x41cm 2012年



魂兮归来,招夫子之魂依于吾之魄体,借今人之性情风尚,重书骚辞,云容容在上,灵连蜷在下,从姊归离郢,从汩罗逆流至西蜀,划过二千三百年,徜徉与大研堂,吾慕其清高,嘉其文采,哀其不遇,愍其信志,假手楚文字书法篆刻之于此,得《楚书楚辞》之名,是吾之信愿矣。

              ——郭强


 

郭强《九歌·湘夫人》仿古长纤维纸 181x48cm 2012年


从先秦的理性精神到两汉的大拙浑厚的浪漫风度,这是民族性格开始成型的历史阶段。汉起于楚,虽“汉承秦制”,但在意识形态方面,汉却更多的保存了南楚的乡土风气,史料记载,项羽被困时的“四面楚歌”,刘邦衣锦还乡唱《大风》,可见汉文化就是楚文化。表现在文艺审美领域最突出的领军人物就是以屈原为代表的楚文化。

 

郭强《灵蛇吞象》仿古长纤维纸 48x180.5cm 2012年


1993年,湖北省荆门市出土郭店楚墓竹简,用13000多个楚国文字记录了道家、儒家等多种文献,这一重大的发现,具有很高的文学性、艺术性和历史价值。郭强震撼于民族文明的重现,“我的书法创作主要是篆隶,所以对出土文献非常敏感,希望它们能变成自己的创作素材。”由此结缘,便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他潜心研究楚文字,对字形、字音的考究不亚于专业古汉语的研究者们,对屈原高洁的人格和浪漫炽烈的楚辞积聚了丰厚的情感。于是,他便萌生了用楚文字书写楚辞的想法。

 

在一个激进又自我的时代,没有人不盘算着未来,寻找一个标新立异的制高点。而郭老的这种想法,立足当代,回归传统,用古老的楚文字书写楚辞,无疑是大胆的,勇气非凡的,更打通了十九世纪后半期以来几代人断掉的民族性审美,让大众从书法中重新领略古人的风骨气度。

 

当代思维

 

采访间隙,郭老拿出了他的一个小创作,一张纸上画着三条短直线成一组的组合图像,目测有三四十组置于一纸,图像各不相同。郭老解释到,其实这些直线来源于干茶叶的形状,他将不小心撒落在桌上的三针茶叶放入茶杯中,手摇茶杯,茶叶顺势组合成了不同的图像,每次摇动都不一样,郭老觉得很有意思,顺手就记录下每次晃动茶杯茶叶组合而成的形状。他以一种实证态度,一丝不苟地记录茶叶变换的造型,这个茶杯就像是一个宇宙,在一个不变的规则下,随着时间流逝,变幻出迥异的风景。这一个小小的实验就暗含当代思维,当代艺术即是一种观念艺术,提出一种概念和想法,用真实的情感创作出来,带着逻辑和思辨。而在郭老的《楚书楚辞》创作中,过程的艰辛程度就远远超过三针茶叶的变换。

 

郭强 《登昆仑兮食玉英1》3x3x6cm 2015年


在创作的前期积累,对文字音、形了如指掌是基础工作,还要研究楚文字书法艺术的结构,楚文学意境和历史文化,只有对它们相当谙熟才能更全面的掌握楚文化的整体风貌。对楚文化的研究,郭老应用的是一套相当严谨的理性思维方式,这源起于他理科的知识系统,早年的人生经历就有从事计算机、软件编程、地质测绘等工作经历。郭老说他的艺术是:唯一性,一次性,艺术性。书法的本质是情感激越的最高再现,历史上但凡成就最高的书法都是不可复制的,即使本人也不行,比如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所以,如果对研究过程中的某一环节内容模糊不清,逻辑不明,都会对他进行艺术创作造成心灵的阻碍,影响心的诚意。

 

对事物的理解需要理性,理性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前提条件,只有在理性的觉醒时刻,个人的人格和情操才能完美地升华为有机整体,笔墨落于纸面才能神气盎然。

 

浪漫的楚辞——愤懑、漫兴、瑰奇

 

艺术的思辩过程是严肃的,郭老以一种学术式态度缜密铺叙,严谨庄重,这是他复杂的一面,而另一面,你能从他一个笑容中领会,转眼间就从一位老学究变成赤纯的孩童,来源于他的本心,又得益于二十多年浪漫楚辞的熏染。

 

翻开《楚书楚辞》,郭老详细讲解了他创作中的点滴。在深入熟读屈原作品后,他以简短的词语概括每篇文章的精神,比如,“修节”对应《离骚》,用“愤满、漫兴、瑰奇”对应《天问》。他还专门制作了“意境与手法关系图”,为每篇辞寻求恰当的用笔、用墨、结构和章法,共计二十七篇,两万余字。细看书于纸上的每篇文字,那笔墨的干擦、线条的顿挫就像书于竹片的楚简一般朴素、质纯;非圆润的线条,乍一看,似乎没有历代总结的书法用笔章法,凝心静气感受下却又充盈古拙和灵气。王夫之解释《九辩》时指出,楚辞是“绍古体”,可以在夏初找到出处,是原始楚地祭神歌舞的延续,上古的原始神话走向平凡的生活、个体的想象力,处处都充满张力和生气。且看博物馆中的二青铜尊盘,三编磬,四鹿角立鹤,这些器物想象奇特,张扬恣肆,形体花纹的繁复之后,形态末梢的尖锐势要连接神灵,郭老说这就像天上发出的闪电,所以在创作中他保留了这种尖锐,表现楚地文化在精神上浪漫地融汇天地,人神同一。

 

郭强《九歌·云中君(二)》徽宣181x64厘米 2012年


屈原的《楚辞》中随处可见人神杂居、八龙婉婉、怪诞奇崛,一个充满奇禽异兽和充满神秘符号象征的浪漫世界,就像郭老完整的一幅楚辞,整体的字没有特定的方位指向性,个个自成一体,各有各的个性。徜徉在字里行间,目光的跃动在造型各异的字之间不停抛掷,通过它们的相互影响,发现它们在动,仿佛是活的生灵,盘踞纸面,彰耀光华。

 

入夜,郭老喜好焚香,香入体轻盈飘然,移形换位之间,香萦绕跟随。卧榻,倏尔,陪香入梦。在弥漫氤氲的河水上,屈原佩缤纷繁饰左右,香气交融,在灵兽美人的簇拥下驶向又一个仙境。



文/施雯

文章来源:《巴蜀画派》2016年10月第27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