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149
【巴蜀画派·展览】盘点2018年那些最激动人心的展览

时光荏苒,2018年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尾声。从勃鲁盖尔到毕加索的经典重现,从Teamlab的沉浸式现场到大都会博物馆时尚秀的惊艳,从橘园美术馆的殖民史回顾到普拉达基金会的政治反思,本年度的展览从时间、空间、表现形式、文化意义等各个方面,为观众呈现了一场又一场视觉盛宴。


千载难逢——老彼得·勃鲁盖尔

Once in a Life Time – Pieter Bruegel d. A.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老彼得·勃鲁盖尔,《收获者》,1565

图片: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2018年是老彼得·勃鲁盖尔逝世450周年。由于其为数不多的作品散落在欧美各地的博物馆里,以至于在勃鲁盖尔逝世后的四百多年里,从未有过关于他的大型展览。为了促成此次展览,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竭尽所能,在该馆12幅勃鲁盖尔馆藏原作的基础上,又向欧洲各馆借来七十多件原作,终使得这个涵盖了博鲁盖尔一生四分之三创作的展览得以成行。正如此次展览的题目“千载难逢”所言,这确实是一次难得的系统了解勃鲁盖尔的机会。


弗里达·卡罗:构建自我

Frida Kahlo: Making Her Self Up

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Frida Kahlo with Olmec figurine, 1939. Photograph Nickolas Muray.

© Nickolas Muray Photo Archives


很多艺术爱好者对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罗都青睐有加,其多舛又惊世骇俗的一生,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传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展览,不仅展出了弗里达那些直击心灵的墨西哥风情肖像,还展出了她一直未对外公开的200多件衣物和私人物品。或许策展人也未曾想到,弗里达·卡罗,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女艺术家,在英国会大受欢迎,以至于在展览结束时,博物馆不得不做出延长两周展期的决定。


TeamLab星球·东京

TeamLab Planets TOKYO

日本东京TeamLab无国界博物馆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Photo: TeamLab 官网


作为一个擅长制造数字化沉浸式现场的艺术团队,Teamlab在这两年风头正劲。在东京的TeamLab无国界博物馆,一场视觉大戏正在上演。7件装置作品占据了10000平方米的场馆,它们给了观众迷宫般的视觉与心理体验。在大型的虚拟环境下,人的身体和作品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这进一步促使人们思考人类自身和世界的关系。展览的特殊之处还在于,进入场馆的人需要脱鞋,并且有些地方需要趟水。假如你期待更浪漫的感觉,甚至可以晚上来,博物馆会一直开到凌晨1点。


后未来主义·艺术人生政治学:意大利1918—1943

Post Zang Tumb Tuuum. Art Life Politics: Italia 1918—1943

意大利米兰普拉达基金会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Photo: Delfino Sisto Legnani and Marco Cappelletti


1918年至1943年期间,意大利社会面对着自由的危机和法西斯的威胁,与此同时,艺术研究、社会动态和政治活动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展览“后未来主义·艺术人生政治学:意大利1918—1943”就是对这一期间意大利艺术的整体回顾。这25年,是未来主义艺术独领风骚的25年,也是国际现代主义逐渐扩大影响力的25年。包括巴拉、卡拉、基里科和莫兰迪等名家作品在内的500多件作品,细数了这段风起云涌的历史时期的艺术往事。


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

The Ferryman of the InkWorld: Dong Qichang’s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Art

中国上海博物馆


展览海报


“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是迄今以来,大陆举办的规模最大的董其昌作品展。本次大展的作品是在上海博物馆馆藏的基础上,同时向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等海内外15 家重要收藏机构商借藏品,甄选董其昌及相关作品共计 154 件(组)。上海博物馆还推出了“董其昌数字人文”专题,以可视化的方式呈现了董其昌人生的相关数据。


天赐美体:时尚与天主教艺术

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Dolce & Gabbana wedding ensemble, Valentino evening dress, and Dior gown by John Galliano


欧洲天主教和时尚有着特别密切的联系,这尤其体现在二者对艺术和美的共同热爱上。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天赐美体:时尚与天主教艺术》就是连接宗教与时尚的一次超时空对话。本场展览是大都会博物馆建馆148年以来最大的展览,共涉及25个展厅,占地面积6万平方尺。展览展出了从梵蒂冈借来的礼拜服和衣饰共40件,包括拜占庭帝国时期的文物列队行进十字架和教皇庇护九世(Pope Pius IX)的加冕服等;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包括巴黎世家的祭祀斗篷和罗达特的垂褶裙在内的150套时尚套装,这些套装均由在天主教环境中长大的设计师设计。


毕加索 1932:爱情,名望,悲剧

Picasso 1932: Love, Fame, Tragedy

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Pablo PicassoThe Dream (Le Rêve)1932. Private collection

© Succession Picasso/DACS London, 2017


1932年是毕加索的“奇迹之年”,在这一年,刚满50岁的毕加索举办了艺术生涯中的第一次回顾展,出版了首部大型编年画册,也完成了大量重要作品。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展览“毕加索 1932:爱情,名望,悲剧”展出了毕加索在1932年一整年创作的百余件油画、雕塑和纸上作品,并由此延伸到他的感情生活、个人追求和人生走向。毕加索以当时的情人玛丽-特蕾丝·瓦尔特(Marie-Thérèse Walter)为原型创作的《梦》也创作于这一年。


黑人模特:从热里科到马蒂斯

Black models: from Géricault to Matisse

法国巴黎奥赛美术馆


Frédéric Bazille, Young Woman with Peonies, 1870

Image via Wallach Gallery, Columbia University


1794年,奴隶制在法国废除。黑人在法国的处境有何改变?“黑人模特:从热里科到马蒂斯”从艺术家和黑人模特的关系入手,探索了从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法国的美学、政治、社会和种族问题。展览分三个单元进行,分别为“废除奴隶制的时代(1794—1848)”“新绘画时代与马蒂斯对哈莱姆文艺复兴的发现”和“20世纪的前卫派运动和战后当代艺术”。展览主要呈现了西奥多·杰里科特(Théodore Géricault)、查尔斯·科迪尔(Charles Cordier)、马奈、塞尚和马蒂斯等艺术家对黑人模特的表现。


希尔玛•阿夫•克林特:未来绘画

Hilma af Klint: Paintings for the Future

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exhibition


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年底大展着实给了很多人惊喜。瑞典女艺术家克林特早在公认的抽象艺术三先驱——康定斯基、马列维奇和蒙德里安之前,就开始了抽象绘画形式的探索,并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就。可是,出于信仰的原因,她在生前很少举办展览,其作品是在她去世多年后才开始被艺术界所注意。虽然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克林特的创作曾在多个国家的艺术机构展出,但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而本次古根海姆的展览“希尔玛•阿夫•克林特:未来绘画”,将这个更早的抽象艺术家置于聚光灯下,让世人对其成就进行重新评价。

(来源:中国美术报  作者:阿弥)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1)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