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61
【巴蜀画派·名家】周天:彩墨随心 画如日记

周天,199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国画专业研究生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工笔画学会理事,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委员,四川省农工党画院副院长,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人物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成都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诗书画院特聘画家。第一批巴蜀画派艺术实力代表人物。

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画展并获奖,《万丛墨留香》入选全国第十二届美术作品展,并获四川省优秀奖;《都市青年》入选首届欧洲中国艺术大奖赛;《风中女孩》入选第三届“枫叶奖”国际水墨画大赛,获特别奖;《风》入选全国第十七届新人新作展;《闲暇时光》入选全国第二届人物画展;《暖日香华》入选全国首届中国写意画展;《风的季节》入选全国第八届“群星奖”美术作品展;受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邀请,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炫”。


周天:彩墨随心,画如日记

文/季尾


善画女性的人从来不少,而男人画女人总像是站在对面的观望,女人画女人却多了一种自审的映照。一如尼采所说,男人塑造的女人形象是出于心目中的理想与想象;而女子笔下的女子往往或多或少有着自己的影子。 


【人】 


懒扫娥眉/倦坐小憩 


周天的作品几乎全是女性形象,但与传统中国画里的仕女图迥异,她所画的女人不着古装,少施脂粉,而且统统来自今天这个现代的都市。选择以当代女性为题材,是周天作品的最大标志,标准科班出身的她一定也曾经画过诸如花草、山水之类的水墨画,但只有这些青春现代的女子才足以令其拥有创作的欲念,因为她和她们一样都身为女子,因为她和她们一样都游走在这个城市中,因为她和她们能够贴相融,周天说她自己身边的朋友绝大多数就是这样的女子,所以以她们为参照物进行创作,“不但最方便直接,亦最有切身的感觉”。 


周天画中的女子们无论面目抑或深情都很像她自己,总给人一种闲闲淡淡的感觉,没有雷厉风行的气势,没有惊天动地的场景,没有雕琢造作的姿态,甚至也没有美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境界,她们虽然身在画中却并非遥不可及,她们如同行走在城市街道一隅的某一个女子一样;如同每天擦肩而过的每一个女子一样;如同你我所认识的谁谁谁一样,如此亲切而易于接近,如此熟悉而没有距离。没错,再将“都市现代女性题材”这个定位精准化一些来说,周天笔下即是标准的时下成都女子。 


不说话的时候,你很容易误以为周天就是个成都人,因此才善于把握那种悠闲慵懒的状态;可一旦开口,散不去的重庆音又会轻易揭穿她的“来历”,虽然专注于都市女性题材是早从川美毕业以后就开始的,但画面中那份弥漫流露的散淡气息却是被十余年成都生活所慢慢滋养出来的。周天骨子里是个随性而简单的人,因为喜欢画画就一直画到今天,没有依靠卖画为生的目的性,更没有什么功成名就之类的功利心,“纯粹为了让自己高兴”已然足矣,这样的心态与个性也许注定是要与闲散之气契合的。不过画中人物那种轻松状态的流露“以前是全凭自己想象出来的,直到来成都生活后才有了真实的映照”,如果说一个人的气质也带有地域属性的话,那么周天眼中与画中的成都女孩少了几分慌张和匆忙,多了几分享受此时此景的自在与惬意,哪怕坐落时也会自然而然让身体摊靠椅中,慵懒的状态与生俱来,淡泊的心境弥漫开去,倘若观者也能从中感受到这样的散淡气息,那么周天的“目的”也便达到了。 


【线】 


虚虚实实/断续悠长 


仔细看周天的画,你会发现虽然她也喜欢用勾线的方式去描绘人物之轮廓,但她的线条却总是在虚实断续之间游走。作为偏工笔风格的细腻人物画,这样的线描方式十分独特和个性,以至于有不少人想刻意模仿也难得神韵。 


其实自9岁开始学画的周天,当然不可能是由于功底问题才选择这样的表现方式,相反她是从“铁线描”的童子功修炼出来的,要她屏气凝神、手腕稳重地一笔勾毕一整条实线的人形相当容易,但是却会令她自己感到“画得难受”,因为“那样的线条根本无法表现自己想要的意境”,而惟有虚实所造就的莫名朦胧才与周天之风格相符。 


那些一鼓作气势如虎的写实性勾线又怎么能呈现出如此丰富与感性的心境呢?周天笔下的女子从来都不是具象而写实的,但更不是冰冷与凝固的,她们凝目间的忧伤、低眉处的无奈让美丽变得复杂而不单薄。准确地说,周天的虚实之线本来就是“无目的性”的,不是写生,不是写实,也不是场景再现,而是发自人物内心的意绪的传达。所以她创新式的偏离了传统水墨人物画的常规笔法,用自己的心情和直觉去控制画笔,使墨线依据人物的身份、角色、气质、甚至情绪之变化而变化,在干与湿、浓与淡、长与短、疏与密中,神形浑然一体、跃然纸间,这样的人物才是最生动的,这样的女子才是最真实的。 


最近,周天刚从日本、印度游历归来,那些地方又带给她一些新的灵感,比如“黑色层层贴金的精美浮世绘”、比如“满眼灰色中一个裹着鲜艳纱丽而又轮廓模糊的画面”等等,让她萌生了一个“将金箔与银箔加入彩墨人物画”的念头,于是在独特的用线以外,周天特有的个性化用色也成为了她的语境之一。 


【色】 


彩墨随心/画如日记 


就色彩而言,周天的作品令人一眼看去有些“不像水墨画”,丰富的色彩变化里几乎找不到墨色痕迹,但也似乎从来未曾饱和与鲜丽过,她偏爱那种灰色调与各种色彩的融合表现,擅长将各个国家的水彩颜料与中国传统国画颜料叠加在一起,以不同的渗透力造就出不同的层次和色泽。因此她总是能将画变得朦胧而惟美,清雅而充满诗意。 


难以想象,这样的色调并非绝对的刻意经营,周天说自己对轮廓与形态的刻画比较精心,“往往习惯先勾小稿,然后再画大稿,最后还要以个性化的线条加以整理”;与之相较,她对色彩的运用则显得十分随意与即兴,“如果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也许那天就会把画绘成蓝色”;“如果那天看到的绿色很漂亮,也许画就变成了绿色”;甚至“如果提笔时发现调色板里有一些上次未用尽的颜色,哪怕已经混合杂乱也会直接拿来着色”……对色彩准确而游刃有余的把控度使得周天的用色异常自由和丰富,即便在同一副画中融合了多种色系也不会显得冲突或刺眼,她的画美丽而不失恬静平和之感。 


这种随机式的创作有时也像是一种“日记”,面对一幅幅作品,周天可以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感觉与心情。画《秋韵》的时候源于看见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照在桌边的一盆花上;画《轻风》的时候只因为偶然翻到了自己过去的照片;画《闲夏》的时候是有感于与三两好友坐在露天茶馆里相聚,任时光流逝而无惊,因默契相交而快乐;甚至《梦萦晨曦》就是周天自家花园某个早晨的场景……看周天的画,仿佛阅读一部用彩墨绘成的日记;看自己的画,她也犹如在日记中回味曾经的某时某刻某段心境,艺术不是逻辑推理,而是一种常态化的情绪状态流露,所谓笔从心欲,周天笔下的她们以及描绘她们的那些色与线都像内心一样自由且放松,闲适而恬淡。 


延伸阅读:

周天:画画就是生活,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文/钱雪娇


初见周天,你既能从她身上看到重庆女孩的直率爽朗的一面,又能感受到成都女孩特有的娴静气质。在这样动静相得益彰之下,顿时让人产生一种岁月无限静好之感。


在艺术世家长大的孩子


说到周天为何如此热爱画画,其实与她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密不可分。周天的曾祖父是当地的书法家,外曾祖父则是一位收藏家,家中免不了有许多的藏画,因此她从小便耳濡目染。也许在冥冥之中,那时她的身体里就埋下了一颗画画的种子。


但喜欢音乐的父母却希望周天能在音乐道路上有所发展,在她四岁多时便让她接触二胡,十二岁那年当家里有了钢琴之后,又让她学习弹钢琴。但这时已有自己思想的周天,身体里那颗想要画画的种子正在不断地生根发芽,于是便向父母表达了自己对于画画的喜爱。在这之后,周天的爸爸请了美术老师教她学习国画,不久,极具天赋的她就在中日少儿书画比赛中拿了个大奖回家。而美术老师也在这时,发现了她的天赋,便让她每周到自己家去学习静物,从那时起,周天也就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绘画生涯。


在那个年代,能让子女从小就开始接触艺术的家庭可谓是前卫十足,家里的一些亲戚发出了反对之声,因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传统观念在他们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即便如此,父母也还是全力支持周天画画的意愿,让她可以很顺利的在一个自由、宽松、开放的环境下学习成长。


重庆是青春 成都是归属


在重庆度过了二十三年青春的周天,大学毕业后因工作分配的原因来到了成都,从此便在这里定居下来。谈及重庆,周天觉得每个人对于故乡仿佛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依恋,自己当然也不例外。虽说父母已来成都和自己生活多年,每年回重庆的次数并不多,但在她的心中却总有一缕抹不去的故乡情。


不知不觉间周天已在成都生活了二十五年,她认为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座城市之中。特别是成都特有的闲适、慵懒的节奏,让她非常享受。在这里,周天不仅收获了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属感,其性格也在这座城市的影响下悄然发生着改变。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以前的周天性子比较急躁,脾气更是有着重庆女孩典型的火爆特点。但在成都待久之后,她逐渐发现自己的性格变得温柔了不少,以至于这种变化也体现在了创作上。你会发现早前周天画作的色彩都比较跳跃、激烈,但近年从她的画作中可以看出色彩柔和了许多,不会有太大的冲突,每幅画几乎都会统一在不同的色调里,然而细瞧之下你又能寻找到丰富细微的变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改变,说到底还是成都独特的气质影响了她。


一辈子就是它了


在与周天交谈的过程中,能真切地感受到她对于画画发自肺腑的热爱。“画画主导着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也始终围绕着画画。”在她看来,画画已经完完全全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就像是吃饭、睡觉成为了一个自然的习惯。如果几天不画画,她就浑身不舒服、不自在。


没想到擅长工笔人物的周天,竟也有过连环画创作的经历。这段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今后周天的绘画创作却极有帮助。因为连环画是要根据内容将文字转换成画面,这就需要创作者拥有丰富的想象力,同时也极其考验创作的功力,而周天恰巧就是在这期间得到了很大的磨练,为她以后的创作之路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在大多数人眼中,画家都是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孤独的一群人。但在周天看来,画家既得静,也得动,动静结合之下才能对画作有更好的发挥空间。比如常常在外写生的她,认为在写生的过程中,一群画家不仅可以在同一个氛围里互相交流,还能从中去学到别人身上的闪光点,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并且当你在面对大自然的景物,体验到自然之美时,也会有一番新的感悟,当然这对画家的创作灵感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从事画画已有三十多年的周天,从画作中可以看出她的用笔特别的轻松自然,其归根到底这还是她长期训练和积累打下的基础。“在绘画上我很放松,只有对形、对色彩具有一定的熟练度后,才能将自己特有的技法进行运用,同时也才会更好的通过笔墨的表达方式将心中所想给画出来。”


作品欣赏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