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西画派,简称“江西派”,又称“西江派”。与扬州画派、海上画派、岭南画派等一样,为中国画流派之一。以清初画家罗牧为代表。

清初,康熙皇帝为了在政治上力争尽早消除“满汉畛域”的妨嫌,采取了一系列的怀柔政策,从而使得清初的学术界,在充分尊重汉儒孔学的前提下,文化、艺术均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昌明。中国画坛在这种大环境中,亦相应地有了较为活跃的气氛。包括罗牧在内,以八大山人、石涛为代表的梅瞿山、石溪、弘仁、龚贤等人,这些活跃在扬州、江西、安徽的书画家们,虽然承袭了董其昌“南北宗”的学说和山水画方面的主要成就,但是以一种纯粹的自娱和自我精神需要为目的,与主导画坛的那种萎靡沉闷的山水风格,具有着一种别开生面的气象,

罗牧,虽然其所受的教育可以说不如任何一位艺术家,其艺术主张也没有相应的理论流传。但是,在他的山水画作品中,则充分地体现出了这一绘画新生力量所应有的整体风格和个性特征,其作品“林壑森秀,墨气滃然”,展现了一派平淡天真、岚气清润的景象。

清初社会的稳定和经济发展,给商业社会以极大的空间,这个相对于传统士子阶层的新生力量,很显然地对历史和传统的负担要少得多。而作为新型的有产阶级,其诞生后的精神需求,必然要有相应的精神产品来填补,罗牧作品中那种摆脱崇古压抑、沉闷风格的作品,以其滋润和秀美,明快简洁的平淡天真,岚气清润的风格,赢得了世人的欢迎。

罗牧作品被社会认同和与现实需求更为接近的原因,从主观上来分析,罗牧没有八大山人、石涛那样由于其独特的身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刻意的与社会保持距离的思想;而另一方面,又因为罗牧出身于平民阶层,其作品中又没有媚俗、追求那种以古为荣的时代迎合。   

从客观上来说,罗牧作品与社会的贴近性,正是崇古势力与新生力量发生尖锐冲突而社会进行选择的中庸表现。当然,这也是罗牧面对崇古势力和社会需求、个人需求,所做出的扬弃行为。 罗牧作品的风格,相对于八大山人、石涛作品中本质的自娱性质外,社会习惯势力对艺术的惯性力量,也相应地起着一定作用。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清初早期摹古一统天下的时候,罗牧作为这一时期打破清初僵局最有力、最让人们接受的新生力量,罗牧的历史贡献是八大山人、石涛等所不能类比、更是不能抹杀和替代的。

罗牧在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里,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使那种新生的美学力量让世人逐步接受,最终得以彻底改变。这一贡献的结果是:八大山人、石涛等个性更具特色、更加高尚的巅峰作品,被社会所认识所接受,亦为“江西派”的形成,创建了条件。

晚年的罗牧与好友八大山人在南昌东湖畔创立“东湖书画会”,其成员为师法黄庭坚,书风亦十分酷似黄庭坚的徐煌,工董其昌书法的熊秉哲,主要成员有彭廷谟、李仍、蔡秉质、涂岫、闵应铨、齐鉴、吴雯炯、徐煌等人,也有艺术风格独树一帜的前明王孙遗民八大山人和其侄儿朱容重,这在很大意义上光大了江西画派,罗牧也自然而然成为江西画派的领袖。


收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