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768
颓靡与纯真:藏在比亚兹莱和蕗谷虹儿画中的别样鲁迅


      若说起鲁迅与美术,绕不开的就是他对珂勒惠支版画的推介。在珂勒惠支暴烈的刀法下,人物的情绪被渲染到了极致,不管是绝望的还是愤怒的。这一点和我们熟知的鲁迅十分相符:他的笔下就是战场,他的脑中也总有敌人,“横眉冷对千夫指”,不留丝毫情面。



      然而时间倒回,1929年,那个在自己文章中“呐喊”、“彷徨”的鲁迅,却在美术领域找到了一隅栖息之地。


      美术收藏与欣赏,一直是鲁迅生活中从未缺少的一部分,他的收藏跨度很大,从中国古代汉画拓片到西方艺术一应俱全。1929年,鲁迅开始引入欧洲的木刻版画和插画,其中包括英国画家比亚兹莱和日本画家蕗谷虹儿的两本画集。与之后那些极端而激烈的作品不同,这两个人的作品唯美、宁静,还带有一些阴郁。


      有颓靡





      鲁迅喜爱比亚兹莱的线条:“那锋利的刺戟力,激动了多年沉静的神经”;但他更爱比亚兹莱画中散发出的颓靡的恶魔之美:“比亚兹莱是个讽刺家,他只能如Baudelaire描写地狱,没有指出一点现代的天堂底反映。这是因为他爱美而美的堕落才困制他;这是因为他如此极端地自觉美德而败德才有取得之理由。有时他的作品达到纯粹的美,但这是恶魔的美,而常有罪恶底自觉,罪恶首受美而变形又复被美所暴露。”——《比亚兹莱画选》小引


 


      莎乐美是圣经中的人物,是希律王的女儿。她爱上了先知圣约翰,想得到他的一个吻却被拒绝。所以在一场宴会中,她要求杀死圣约翰,并亲吻了圣约翰被割下的头颅。这幅画正是这个故事中的最高潮部分,画面中莎乐美因得不到所爱而产生的畸形的占有欲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一套插图中,比亚兹莱描绘出了一个与王尔德的故事完美契合的唯美而颓废的画面。这里没有斗争、没有呐喊,有的只是一种对人的本能、欲望与人性最黑暗面无声的探索。





      有纯真




      相对于充满恶魔气质的比亚兹莱,日本画家蕗谷虹儿的作品就轻松了许多。蕗谷虹儿的作品集是鲁迅在同年引入的:“比(亚兹莱)的线究竟又太强烈了,这时适有蕗谷虹儿的版画运进中国,是用幽婉之笔,来调和了比亚兹莱的锋芒,这尤合中国现代青年的心……”——《蕗谷虹儿画选》序言

 

      这本画集中,在插画的旁边会附上鲁迅翻译的蕗谷虹儿的小诗,我们来看他都写了什么:


泪,潺湲上,滴滴的心。

柳,杨柳呀。水,在看哪。

我也是,从那条槁

啼哭着,

啼哭着,走去呀。

泪,船的缆,荡着空的船,

岸呀,柳呀,故乡呀,别了。


      这本画集中,到处流露着乡愁、少女情怀等等带有一丝哀愁的情绪。这真的是鲁迅吗?




     

      鲁迅并不是没有发现美的眼睛。20年代还允许他在绘画中停下脚步,但进入30年代之后,他的心完全激荡起来。虽然他不是画家,却也开始用别人的画笔,与他的敌人战斗。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