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47
夏维明,细听自然七分色

 

 

夏维明,自由艺术家,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钢笔画联盟会员,四川当代油画院专职画家,四川钢笔画艺委会会员,四川二酉山房特聘画家。其油画、钢笔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并获奖。


 

夏维明 《和谐》 布面油画 180x86cm


         他把季节玩弄在指尖,像如来佛调戏孙猴子一样。他的画笔把自然的颜色洞察得明明白白,没错过丝毫变化。


         当人猛的回眸,不经意邂逅久别的大自然!

                                                          

         视角独特化,题材简单化


         夏维明在油画背景上地处理,很像国画中留白的运用,不写实,却用大片单色涂抹,让人越进越深,放佛进入到碧绿色的季节。他把背景拉远、再拉远,直到呈现朦胧的视觉效果。前景具象元素建立了认知,后景元素融入概念,他甚至把水雾氤氲的森林都简化掉,换成一抹绿、一抹黄,让你去猜想世界的末端有什么。夏维明用西画表现技巧创造出了东方审美意趣,凭借对作品空间感的塑造,呈现出一个微观世界,它可能是世界遥远一角,也可能是艺术家的梦想地。当画面单独摆放在我们面前时,它的界限已经超越画框带来的约束,无限制地漫延出来,观者仿佛置身于涛声起伏的林海,带着干涸的灵魂去漂流。


夏维明 《秋韵》 布面油画 60x60cm


        但是画家前景所用元素绝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符号,反而是枯枝、瓦雀、残荷、莲蓬、竹竿、藤蔓……这些随处可见的东西,被他赋予特殊含义,把自然界微小的生命刻画得灵动、自由、洒脱、顽强,用平凡来诠释某种伟大。寒林竹竿、老树嶙峋、瓦雀独鸣、大地萧索……尽管有时候阳春三月,都挡不住流露一股清冷气质。


        在构图上,夏维明力求不重复。最妙的是有竹竿和藤蔓的出现,一支竿从右下方贯穿画面,把画面一分为二,立刻打破严肃氛围,瓦雀立在上头,看似凌乱,实则随性又自然。当青藤长出头,要单独探索世界,它把嫩芽舒展到极致,似有风拂欲动之感……夏维明非常会“就地取材”,木桩、电线等都是构图基点,它们不按常规地“破坏”画面,却又一致地遵守“一半写实一半写虚”的规律。


夏维明 《嘻戏》布面油画 150x120cm


 

夏维明 《高歌》布面油画 80x60cm


        《栖息三》整幅图的感觉类似徽宗时期某个画家之手的《梅竹聚禽》,画面不似画家一贯作风,它比其他作品稍“满”。不知道是荆棘还是枯枝的东西,弯弯曲曲相互绕着,不但不觉得乱,反而给人一种秩序感,有一股强大的内省精神。作品具有内省精神是个玄妙的事,它不仅归功于画家造艺功底,更能反应出对情感的节制和收敛,把内在冲动收拾得干净利落,不多花一分精力,走到高处后突然收手,让你自己去脑补弦外之音。


夏维明 《栖息三》布面油画 70x70cm


夏维明 《栖息一》布面油画 120x150cm


        视角独特化,题材简单化,意趣东方化,是夏维明作品流露出的独特气质。


        舍弃人的社会性,保持人的自然性


        夏维明作品四季流转、色彩清丽,源自于对自然的观察和生活的感悟。


         画面上的瓦雀呢喃细语,像极了天地间的使者。我们会发出疑问:夏维明一双随意塑造季节的手,难道一瞬间把脉住自然界的温度,听懂了鸟雀细语里的七分色彩?

 

夏维明 《斗茶》布面油画 50x60cm


         原来,当夏季的光还没有洒满整个世界时候,欢欣雀跃的鸟跳上他的书桌,天真烂漫地到处瞧瞧看看,并不害怕人,仿佛这就是它们的乐园。画家一如既然的做自己的事,不去打扰它们。久而久之,鸟雀每天来工作室竟成了惯例。


        此外,画家喜欢收藏小物件、种植花草、打理房前屋后花园、旅游。他喜欢在水塘里养上各色小鱼;喜欢在有石的水槽里安放几只大乌龟;喜欢在屋后草地上立几处木架子,让葫芦藤蔓曲曲绕绕地长上来;喜欢在河床上捡的有奇怪肌理的鹅卵石上写写画画,几笔就变废为宝;喜欢在水塘里摘三五片荷叶,让它们点缀房子;也喜欢寂静的夜,七八处蛙声蝉鸣里,在顶楼的工作室静心创作……


         夏维明和自然和谐相处,画布才沾染上了自然气。


         他努力舍弃人的社会性,来保持人的自然性。


         枝叶,根系


 

夏维明 《聚》布面油画 120x150cm


         当瓦雀成为画家符号,他没有放弃其他题材的创作。


        钢笔画是夏维明另一个闪光点。他用细而密的线条勾勒出人的轮廓、衣纹、皱纹、发丝,甚至把光影效果也带入画中。在人物肖像画里,老人眼眸闪烁像极了夜间的繁星,在遥远银河闪烁皎洁的光芒。画家的钢笔画造型功底扎实,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抓住各色人物某个点进行“抨击”,或是《守望》挡不住的落寞,或是《归来》里清澈的眸子,或是《喜悦》中满脸的愉悦……画家洞察世事的能力反应在这些肖像画中,他用自己的心“借位”体验感受,接收外物发出的“信号”,在艺术的海洋中修心修性。


        画家有几卷私下锻炼功底的钢笔画长卷,一卷是形态各异的大熊猫,一卷是各种形态的手。展开画卷,憨态可掬的大熊猫或倚、或躺、或站、或蹲……每一幅下面留着创作的日期,从2011年开始,今天仍在继续。


 

夏维明 《容》布面油画 50x50cm


 

夏维明 《思绪》布面油画 80x60cm


        要想全面了解一个艺术家,我们不要被他呈现出的某个点所蒙蔽。就像毕加索,他的立体主义作品代表着人生成熟期最想表达的某种东西,如果分割从小在造型上的天赋异禀,很多人会把他的作品解读成荒诞不羁的怪咖。但当把作品和艺术家结合在一起,会发现贴合得天衣无缝。代表作是他们的标签,而人生状态则是对作品注解和延伸……夏维明就是这样的艺术家,鸟雀画是他的艺术标签和"枝叶",思想内涵是暗流,充沛的创造力和坚实的写实功底则是埋藏土壤的“深根”,当你只看到他为你故意展示的一面时,不要忘记盘踞在土里错综复杂的根系。


        如今,他的“根系”仍在不停的吸收养分,去加深,去巩固,去挖掘。


夏维明 《寻觅》布面油画 50x50cm


         夏维明辨清了自然界七分色。

         我们也要细听自然的三分色……
         辨清他的枝叶,他的根系,他的自然色。


巴蜀画派杂志记者:包文诗

文章来源:《巴蜀画派》2016年10月第27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