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153
沈勤:画里品格





  当笔者要写沈勤的时候,不知道该从何处下笔,如果单从画的角度,墨色氤氲的图像不足表现支撑他;如果从交谈互动中,他话语简明扼要,与庞大的思想体系,显得单薄……也许只有从笔下的字里行间,才能窥探一二。  



  沈勤生于南京,南京自古崇文重教,有“天下文枢”、“东南第一学”的美誉,明清时期中国一半以上的状元均出自南京江南贡院。沈勤继承这块风水之地的血脉,骨子里藏着一股才气。被誉为“三绝”的顾恺之才绝、画绝、痴绝,今天的沈勤也有三才,能文、能书、能画,分离任何一个特点来对他进行注解,都是不成功的。




沈勤 《黑·村》139x314.5cm 纸本水墨


  山、水、园


  展开沈勤的画册,有一团润朗的气晕浮在纸上,云烟供养、轻薄飘渺;墨色氤氲、释墨如华。他偶尔用极细几笔勾勒房屋轮廓、山石外形,然后单色风景把空间推向远处,直到呈现出的朦胧感穿透灵魂、时间和空间。


  沈勤刻画的园林、田野如果遇到一块水塘,构图有点类似倪瓒山水,只是更复杂了一些罢了。近景用一大块浓墨,中间的水塘用淡淡的绿表示,远景也用墨,不过这时候墨色越来越淡,被笼罩着一层雾气。如果远处出现了山,他则用细线勾勒,若有若无,是夕阳完全落下之前山林最后的轮廓。沈勤的树绝大多数半斜半倚,形影单只,不成片出现,“女”字形的树干上垂落几笔丝绦,没有叶,更加增添画面疏落冷清感。



沈勤 《村005》137x27.5cm 纸本水墨


  在园林系列中,沈勤把湖石搬进来,不需要再添加其他东西,画面自然而然就有园林的味道。这系列作品中,呈现出的事物越来越少,画面简化成三两块湖石、几笔房屋的线条和挥之不去的朦胧感。也许就是在雾中的“无物感”中,才能够支撑画家对南京的记忆,和一座城市沉淀下来的历史感,要不是屋檐的倒影,我们绝不会想到占据一大半的前景中有一大块水塘。沈勤如果把屋、水、石、树等元素全纳入进来,它们出现的数量也是寥寥可数:一颗树、一片水、一湖石、两栋房,其中一栋还只露出屋檐的形状,简化得剩下一笔带过线条而已。水塘上一棵树斜过来,几团墨浮在水上,也许是睡莲,也许是落叶。


沈勤 《村001》46x27.5cm 纸本水墨


  也许画家认为画面过于“干净”,有时候会在左上方题写几个字。字采用瘦金体,体积偏大,用字的疏阔反衬画面的冷寂,倒显得写几许生机了。


  沈勤曾经举办的个展取名为“洇·氤·霪·滢”,几个字都与水相关,而观其作品,笔墨的率性而为,静且通透,一切仿佛和南京这座城有关。雨里的江南,屋顶、池塘,变成画中的深深浅浅的淡墨,晕不开的情怀。


  沈勤的作品没有半点彰显季节的色彩,它像梦中的故事,连不起开始和结尾,分不清春夏秋冬,但是,却是某一种潜意识,连接着隐藏的情感,只等一触即发……


  笔墨之间,方显品格


  沈勤在水墨作品创造中,把画面推向禅宗的境界,引发人思想上的修行,又采用西方的象征主义手法,几条线代表抄手游廊,一个方形墨团是屋檐。他没把事物具体化,用极少的绿色、红色、紫色来点缀,大部分采用墨的干湿浓淡来区分物象、营造空间。从一缕烟似的淡墨,到油亮如漆的焦墨,沈勤深谙水墨的香酣恣肆,水的阴柔通透,通过融合发酵,在手上破茧成蝶,在二维纸上上演了一段段精彩的故事。边际的浸染,中间的生成,留白的考究,黑白的维度,沈勤塑造了自由、飘逸、空灵……通过水墨的展示表现沈勤所在维度,定位精神层面所处的坐标,水墨是他的精神图腾,并激发出了那一场场不归的笔墨狂欢。


  沈勤年轻时,画风更接近西方超现实主义,但无论怎么看他现在的作品,这些成份都少了很多,甚至有消失不见的意思。他曾经讲过,年轻更多的是向外探索,如今的心态倒是喜欢东方传统的东西。


  一个合格艺术家他不会一成不变,我们能够从他们作品里看到情感的转移。看到过一个对“艺术”最合理的诠释,说艺术本身是追溯内心、情感的方法,它既不是结果又不是虚无的存在方式,它是一种途径。在艺术探索之路上,沈勤甚至中间有段时间还放弃画画,但这并没有削减艺术的创造力。这段经历给他的是什么外人无法得知,也许是情感的沉淀,也许是技巧的积累,待到合适的时机,人们看到的却是更强的爆发力。


沈勤 《园》137x69cm 纸本水墨


  沈勤推崇宋画,说李成、范宽拥有的智慧是真正创作国画形而上的“诗境”,是可以与西方逻辑相比肩的文明。艺术史学家高居翰在《图说中国绘画史》一书中赞叹宋画之美:“在他们的作品中,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以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但是他们从不纯以奇技感人;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不容流于滥情。艺术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他们视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后世无可比拟的。”两个人观念极其相似,高居翰以外国血统看待中国画,而沈勤身在其中,却能跳出“圈子”。沈勤在《随想》这篇文章中,用散文似的结构发表对国画见解,跨越几个时代把倪云林、八大山人、林风眠等串联起来,而串联他们的是宋画残留的几个气节。沈勤抽茧剥丝,观点独特、思路清晰、见解深刻,他的才气彰显无遗。沈勤的审美,依据“觉得它美”而美,只发于心;他的艺术观,剖析国画历史形成,锐利而独特,一针见血。看他的画,像是有股从古代吹来的风,布满沧桑,绝非偶然;笔墨之间,方显品格。


文/包文诗

文章来源:《中华美术》2016年12月第44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