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06
火瓦呷米:唐卡的静定之美



▲火瓦呷米


  火瓦呷米(克朱尼玛)于1974年4月11日出生于甘孜州炉霍县宗麦乡双马村。由于从小对绘画的热爱,他于1990年拜著名郎卡杰亲传弟子第六代传人仁真蒋华活佛为师。2012年,他被评为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郎卡杰”画派代表性传承人。并于2015年荣获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在同一年中还获得四川省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和中国成都第五届国际非遗节四川省非遗名家作品邀请展一等奖。


▲火瓦呷米《观音菩萨》100x50cm


  历史云烟供养的精神世界,落在了书法、绘画、雕塑、诗歌这些板块之上。秦法家式的严明,工艺美术讲究绝对写实;汉倡导的庶民思想,落在汉隶均衡稳重上;盛唐繁缛富丽则在文艺上呈现出了奔腾激烈;而宋去丽自清简……历史无非要做出些说明,遇山而上,随谷则下,前前后后总要有些关联,若陶瓷不需要纹样点缀,青铜技术不会在商周登峰造极;没有汉天圆地方形而上的“规矩”,魏晋名士唯美之风不会上升纯艺术绝对层面;宋大概太看不过唐的缛丽之风,才走向另一个极端。从《诗经》发出的第一个音节,到封建末期长篇白话小说《红楼梦》的最后挽歌,中国人采用众多文艺形式涂抹精神色彩,发声长歌……


  但,唐卡从始至终像圈入一撮阳光,不移不动,梵音靡靡。撇开历史浓雾,唐卡华丽色彩和静定之美似乎重现梦中的敦煌。不受外物地牵制,她经受来自时间灾害的破坏,像是饱经风霜的老者,在云端深处言笑晏晏。


▲火瓦呷米《格萨尔王》100x70cm


▲火瓦呷米《神奇的雨露》局部 300x100cm


  火瓦呷米(克珠尼玛)是郎卡杰唐卡传统绘画代表性传承人,1990年拜著名郎卡杰亲传弟子第六代传人仁真蒋华活佛门下,2006年参加了《格萨尔王千幅唐卡》和《香巴拉千幅唐卡》绘画工作,其唐卡作品构图随意自由、大胆而精致;色彩鲜明、造型夸张,融合郎卡杰画派和噶玛嘎智画派绘画技艺为一体,带着雪域高原的神圣、纯净、安详,走进每个现代人的心灵深处。


  火瓦呷米曾阅读大量的佛经和藏族唐卡画经典文献,在经过前期艰苦的锻炼之后,创作之路在2006年后进入佳境。他在唐卡创作中渐渐融入自己的风格,画面人物崇高、慈悲之情是作者心境的折射,只有心静才能从事唐卡绘画工作,而当一幅作品呈现出来的时候,是如画面人物一般的祥和、静美的心。火瓦呷米说,布谷鸟叫了三次一幅唐卡才完成,足以见得唐卡对初学者的磨砺,画一幅唐卡即一场修行,没有信仰画不了唐卡,没有内心修为和对艺术的虔诚也画不好唐卡……


▲火瓦呷米《文殊菩萨》200x150cm


▲火瓦呷米《文殊菩萨》局部 


  国画最大价值为画家,但老唐卡都是作为佛教用物而存在,而非商品,所以画师绘画时都是极尽虔诚恭谨,精细程度、用料考究自不必说,所以老唐卡看年代,新唐卡看画工。颜料是唐卡的灵魂,绘唐卡的颜料必须是矿物颜料,这样才能经久不褪,火瓦呷米说到。


  唐卡最喜爱描绘各自心中神佛与大师的同时,也勾勒出一部自身艺术的绘画史。在火瓦呷米的观念里,唐卡就是唐卡,不需要过多融入其他事物,从而使古老的艺术发生“质变”,传承是对这门艺术最好的守护。一旦过多事物左右其应走的轨道,如市场、观念,则会冲淡唐卡本身价值,愈往后走,唐卡就是一个符号,留在时间长河里又一古老传说。


▲火瓦呷米《金刚萨埵》100x70cm


▲火瓦呷米《金刚萨埵》局部


  文/包文诗

  文章来源:《中华美术》2016年12月第44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