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68
寻访斯达塔—藏族浮雕唐卡第一人



斯达塔


  斯达塔,男,藏族,1963年1月出生,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人。目前是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国家二级舞美设计师,“四川省首批技能大师工作室”获得者、嘉绒藏族著名唐卡画及雕塑大师草登拉若·丹巴罗第五代传承人、阿坝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主任兼阿坝州产业中心主任、阿坝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秘书长、阿坝州藏羌走廊文化产业协会秘书长、阿坝州民间艺术品收藏协会副会长,阿坝州社科联常务理事。马尔康雅娜民族文化艺术研究所有限公司董事长,四川省斯达塔唐卡绘画技能大师工作室领办人。


  如同翻开一卷经文古籍,轻轻抖落时光的尘,源起于唐代吐蕃王朝的唐卡,就这么,随一缕亘古不化的悠悠藏香,穿越千年而来。受教、观想、顶礼膜拜……一帧帧历史画面上,深深烙下了藏文化的血脉流转。


  时至今日,唐卡依托其厚重的文化内涵以及独特精美的绘画性,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触、了解,唐卡已逐渐超越固有的实用功能,迈入艺术欣赏的殿堂。


▲ 斯达塔《吉祥天母面像》51.5x51.5cm 

材质:高山柏木 (着色)


  出生于阿坝州马尔康县草登乡的斯达塔,正是一位致力于将历史悠久的唐卡焕发出新的艺术面貌的唐卡大师。他从事藏族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传承、挖掘、研发、生产近三十多年,深入而现实地把握了藏区工艺美术的特质,艺术化揭示和提升了藏族文化的内涵,不拘于佛教文化的狭隘界定,不漂浮于空洞抽象的泛文化概念,在尽可能地追溯前人足迹的前提下继承创新。他独创的藏族浮雕唐卡,让唐卡与雕塑这两条原本不相交的平行线,达成了一种奇妙的融合,而这种奇妙伴随着他独特的个人风格,在艺术之路的探索上一往无前。


▲ 斯达塔工作照


▲ 斯达塔工作照


  独创藏族浮雕唐卡


  唐卡的创新很难,难于其根深蒂固的历史定位。实践中,唐卡的造型往往都是为了满足宗教、精神、教育和社会需求,所以制作过程中有着许多严苛的既定规则,一旦有所偏离,很容易就仅仅成为一张绘画,而不再被认为是唐卡。


  在这种种的既定规则之下,斯达塔找到了一条将唐卡与雕塑完美结合的创新之路,他独创的藏族浮雕唐卡,既保持了唐卡的历史功能和意义,也在艺术表现上有了更多的延伸。静善相的诸佛菩萨、忿怒相的护法神、静怒相的金刚,他们的身、手、法器,甚至一眉一目都经由绘画与雕塑的巧妙融合,从二维平面跳跃至观者所处的三维空间,一下鲜活了起来。这样的创新对于历史悠久的唐卡艺术来说,无疑是一个独立于各种流派之外的全新突破。


▲ 斯达塔《乌金白玛妙尼》58.5x71cm 

材质:高山柏木 (着色)


  浮雕唐卡的出现是斯达塔的一次成功冒险,也是源于斯达塔对唐卡和雕塑缺一不可的热爱,他投身于这份热爱,也受益于这份热爱。除了藏族浮雕唐卡,斯达塔还独创了藏族工艺雕刻描金家具、藏族室内外工艺装饰、藏族工艺黑陶、藏族石刻旅游纪念品、藏族金属浅浮雕唐卡、牛羊皮雕刻装饰等,这些研制成果目前在全国藏区还绝无仅有,开创了藏族工艺美术的先河,在不发达的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独树一帜,更是对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的有效尝试。


  斯达塔风格


  古老的格言说:“趣味问题讲不清。”美也讲不清,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主观感受;风格也讲不清,那往往是艺术家本人也不自知的自然流露。所以,斯达塔自己也讲不清自己的风格,它不是一个实物,可以抓起来照着描述,但说无形却也有形,是不是斯达塔的东西内行人一看便知。就如斯达塔带的弟子,跟着学了几年,做出来的东西始终就不是那个味道。


▲ 斯达塔《五方佛》40x45cm 

材质:巴西花梨木


  或许正如唐卡的制作离不开《佛造像度量经》一样,斯达塔对风格的把握也自有一把“心尺”。这把“心尺”由他的人生阅历、思想、对艺术的认知,以及融入在血液里的藏文化构成,他将自己人生的内核融入一笔一画的极度沉静之中,而所谓风格都是他真实的自我写照,自然而然的流露罢了。


  而谈及别的艺术流派,斯达塔认为,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任何时期、任何流派的唐卡都是并行的,他们或精致、或简朴、或立体、或平面,都自有其独特的风格和美,决不因新旧而产生优劣之分。


▲ 斯达塔《天王多闻子财神》41x35.5cm 

材质:高山柏木(着色)


  缝隙中的艺术生命


  偶尔有人问起:“斯达塔大师,您最满意哪幅作品?”每当这时,斯达塔总是摇摇头,说:“没有。”


  与之淡然的回答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斯达塔对每一件作品都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很多作品完成之后,斯达塔都觉得满意极了,然后自己坐在作品前,静静的欣赏,一看就是一下午,甚至一天、两天,然后突然就觉得“不好”了,哪里“不好”也说不上来,但就是再也不觉得满意了。


▲ 斯达塔《黄财神》58.5x71cm 

材质:中间(楠木) 边框(红木)


▲ 斯达塔《十二生肖图》37x45.5cm 

材质:高山柏木


  然而,一件作品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品,并不全是因为完美。或许是斯达塔通过对自己作品长久的凝视与反思,觉察出了某处不完美的缺口,但正应该感谢这个缺口,撕扯开了一条接收阳光和雨露的缝隙,让斯达塔的艺术生命得以不断的生根发芽、枝繁叶茂,使他最满意的作品永远留在“下一件”。


文/徐世冲

文章来源:《中华美术》2016年12月第44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