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317
淋漓江山图志 ——释读简崇志系列风景油画《生命的回响》



  开篇先引入本期人物简崇志



  简崇志,生于1949年,著名风景油画家。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居成都,擅长油画、水彩、水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美协水彩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美术研究员。第一批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


  简崇志,青年时期曾在四川阿坝生活10年,是我国第一个在画布上成功表现和描绘九寨沟的油画家。上世纪70年代中期便开始在我国画坛崭露头脚,以其风景画创作在国内外获得广泛的赞誉和好评。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类重大美术展览,数次在全国美展、省美展获奖。有11件作品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大量作品为国内外收藏。代表作品有《高洁》、《黎明的号角》、《晴霞》等,其中《黎明的号角》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一

160x130cm 2010年



淋漓江山图志


——释读简崇志系列风景油画《生命的回响》


  他的油画并非什么奇迹,却能使我们讶然吃惊。


  他所描绘的自然风光淋漓酣畅,嶙峋豪迈。那些从巨大的岩石中生出的丛林;那些山脚下莹莹闪烁的河湖;那山脉一端燃烧的云霞在进入我们的视野后,产生了一种了深深的亲切感,令我们的心灵为之颤动,仿佛,它可以为我们注入我们丧失了的生命元气。


  这位自由艺术家身体力行,随时准备离开原来的地方,走向更远处。


  他是第一个用画笔将人间仙境九寨沟推到世人面前的画家,现在他又应天意将美丽的巫山景象展示给我们。


  他就是著名的风景油画家,巴蜀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 简崇志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二

130x160cm 2010年


  是时代象征又是纯艺术

  

  简崇志几乎是一位纯粹以画风景画为题材的画家,这大概在有些画家眼里,会觉得他过于单调、单纯,缺乏艺术创新和精神层面的变化。其实不然,即便是这些风景画里,我们同样可以读到他特有的心灵衍变的轨迹,当简崇志从时间和世事中经过时,那时间和世事便在他的风景中留下了某些永久性的支撑。其实,简崇志最早用水彩图绘出来的,曾是在那个时代里不被理解的东西,因为它既是纯艺术,又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它们之间牵连着的则是人的奔放的感情。


  简崇志告诉我在他的一些早期的风景油画中,就蕴含了某种精神意义和社会价值,比如在1980年创作的水粉画《高洁》中,他就以一束百合花,象征了在那个肃杀的时代里仍然有一些坚忍者,不屈不饶,保持了心灵的高洁。画面上背景黑暗,芜杂的草野中几支白色花像火焰一样,将无边的夜幕撕开,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内心震撼。


  他早期的代表作水粉画《黎明的号角》和《晴霞》则充分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黎明的号角》表现的是在一派光影迷蒙的建筑和几根黑粗的脚手架柱子之间,一列喷着蒸汽的火车正在驰过。从动感十足的画面中,我们似乎可以听到火车高亢的鸣笛声音,以及由它带动的大地的震颤。脚手架以特写的方式呈现,彰显了时代氛围。


  而《晚霞》则突显的是一条泥泞的路边映着霞光的水泽,道路的泥泞和霞光的绚烂所造成的反差,支撑了一种希望,那是那个时代看得见的希望,就在那个水泽中跃动的光斑中,有一些高楼的影子在隐隐闪现。这里象征的意味十足,它想告诉我们的是尽管在一片废墟之上,人们对未来的眺望却并未终止。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三

130x160cm 2010年


  俱往矣,当简崇志在江山情怀中越走越深时,他的画风也从早期的象征、借喻中豁然而出,还自然风光以本性、本真、本来面目,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自由气质的回归。因为大地上一切长久的东西在发出光芒和声息,在向他召唤。那激流与岩石,那瞬息而过的风声,那飘忽不定的宇宙之光,都期待着他敏锐的心灵直觉的捕捉。


  是礼赞又是风范

  

  优秀的艺术家总是最能担当孤独,寂寞的人,他从不为自己划定一个不可突破的空间,他们总能打破日常生活规约化、习俗化因袭的囚牢,脱颖而出,突破生命的单调、贫乏与枯竭,进入那危险的、陌生的、不能预测的生活之中,将生命置于那些未明的、偶然的、突兀耸立的事物之间,在那无拘无束的自由世界里体味生命本身的欲望、痛苦和热情,体味自然万物与生命相融合的过程,从而不断激发自己的艺术灵感。而简崇志就是这样的一位不断出走、不停探寻的艺术家,因此他的作品始终带有鲜活的生命的印迹。


  简崇志的最新作品是以巫山为素材的系列油画,他命名为《生命的回响》。这个命名看似平常,却得来极为不易。那是画家与他心仪的大山、江川相遇时,所产生的一种心照不宣的应和,它具有非同一般的分量,自然万物的尊严,皆在这礼仪般的命名和描绘中呈现了。当然,这里更有人的尊严。而人的尊严,只有当人开始凝视万物的内在和倾听万物的声音时,才得以体现。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四

160x130cm 2010年


  在简崇志作品里我们看到,他以深深的谦虚和坚忍去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他对大自然的深邃理解,使他的笔触强劲而饱满地烘托了山势的高迈,河流的涟漪、湖泊的沉静、草木随风摆动的形态。山脉的轮廓层次因每一个细节而清晰,分明,实在。横竖相间的岩石叠加了内在的力量,使一种丰满、坚韧的骨象得以凸显。了无痕迹的笔法,使纯净的线条旋律般绵延。一抹雾霭云霞的植入,则使画面产生出虚实交相辉映的效果。


  在简崇志的风景油画中整体弥漫着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迹象。尽管是在悬崖峭壁的石缝中也有树木郁郁苍苍;尽管是在深奥的江湾中也有停泊的小船;尽管是在纵莽深处也有道路蜿蜒……而一切人间的事物与苍莽的自然造化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仿佛是在告诉我们,生与死,短暂与永恒不是截然划分不可弥合的,人必须进入到一个与天地同在的时空中,才能在宇宙中长久留住。简崇志借助于江山图绘让我们切身感受了人的存在的价值,他的艺术所留住的这一瞬间,就是永恒。因为,在造物的法则中有限包含着无限,死包含着生。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五

130x160cm 2010年


  现代文明加速度的物化,使人与自然紧张对立,已经给人类带来了许多不幸。当简崇志毅然地走进大自然之中,关注自然、倾听自然、赞美自然时,他就已经走出了普世的人本主义的思想。他的画作使自然回归到了它自身的存在。我们人类的存在,就是以自然万物为依据的存在,我们与自然万物不是一种役使的关系,而是一种恋人般的相拥相依的关系,我们人类的归宿就在这里。


  简崇志所描绘的崇高、质朴的大自然的美,仿佛一种纯粹的精神,在用它那具有魅力的声音,来唤醒我们这些埋头于庸常生活的人:我们所背离的大自然是一种真实的、灵性的实体,只有当我们与大自然相互聆听时,才可能从麻木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人类对所有生命的礼赞和风范也在这里。


简崇志《生命的回响》系列油画之六

160x130cm 2010年


  是现代又是古典

  

  风景画家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古典画家,特别是中国的风景画家更是受到俄罗斯古典风景画家的极大影响。希什金、列维坦等画家的名字更是耳熟能详,直到今天为止,仍有不少艺术家从古典艺术中汲取营养。对任何艺术家来说技艺和观念固然重要,但是更为重要的,应是敏锐的直觉所引导的创造性,即一种高傲的独立品质,一种对自由的热爱,一种大丈夫气概。这些皆由艺术家个人的处境、态度和气质所决定,这也是古典精神的精髓所在,它与现代与未来都是相通的。


  简崇志的艺术深得真传,从他早期的水粉画《九寨沟》系列中,我们就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那种来自古典油画的色彩感。而他的水彩画《风起云涌时》《冬日的暖阳》《白月光》和《寒冷的早晨》等作品,则明显受到中国水墨画写意的影响。他的油画写实风格正是这种色彩感、写意的综合素质的反映,它们奇妙而自然地成就了简崇志画风的现代性。


  风景油画最容易趋向表面化的追求,过分修饰而显得刻板,或者一味自由表现,而显得散乱,没有焦点。简崇志技艺老道,对于自己描绘的对象成竹在胸,驾轻就熟。他的焦点和散点与心灵的直觉相呼应。他从不言抽象,他让精神融合在现象本身。在《生命的回响》中,山体的层次与河流的走向,加深了画面整体的纵深感,流畅而紧凑。山的褶皱、纹脉加入了更多劲道,具有阳刚之美。而葱郁的草木和燃烧的云气,将些许温柔的气息注入。质朴内敛与激情勃发,朴素简洁与绚烂亮丽的彼此呼应,构成了简崇志油画鲜明的特质,表现出一种现代风格的雄美。


简崇志《岁月留痕》 160x130cm 


  简崇志是那种能深入人心的艺术家,他的油画给人的不是一种纯粹的感官享受,而是生命内在的应和与反响。他在描绘风景的同时,也揭示了风景之外的东西。就在《生命的回响》之中,我们看到他的风格已达到物我相忘,异常自由的境界。


  当我们为那山峰顶端瑰丽的云霞而惊叹时,我们称其为天籁之声和神来之笔都不为过。丰富的色彩变化与理想的透明度,令诗意和性情与宇宙气象相接,仿佛没有尽头。那醇厚的色彩感和整体的结构感,以及宽广的气息更支持了一种史诗般的恢弘气魄。


文/孙谦

来源:《巴蜀画派》杂志2016年12月第28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