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88
个性色彩与创新意味的现代人物画样本 ——读杨和平中国画作品



杨和平 YANG HEPING


  杨和平,重庆人。现任北京大学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教授、雕塑创作室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联谊会副会长,清华美院艺术创作常务理事,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诗书画院特聘画家,四川省政协特邀委员。四川师范大学、四川理工大成都美术学院兼职教授、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认识杨和平,是在去年春天的一次巡回画展上。


  这次名为“梦之旅——杨和平/安东尼奥·威利艺术作品世界巡回二人展”成都站画展,展示了中国画家杨和平的国画作品和法国当代艺术家安东尼奥·威利的部分优秀作品。让东西方艺术同台亮相,相互辉映,在融合与碰撞中交流并产生火花,是这次展览的目的。因此令人印象深刻。


  离开展厅,杨和平创作的那几幅有些“另类”的现代仕女人物作品,一直在我脑海中萦回,挥之不去。这批作品无拘无束、笔墨欢畅、清新脱俗、独树一帜。大气、才气、灵气跃然纸上。我记住了那些人物画,也记住了杨和平。


▲杨和平设计洛带古镇入镇大门地标


  以雕塑立身


  在品读杨和平绘画之前,有必要对他的艺术经历做一番梳理。


  杨和平10多岁开始画素描速写,饱读诗书,临摹古画,通览美术史论。1977年入四川美术学院学习,1984年进中央美院深造,2006年又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班进修。从艺40年来,他一直游走在国画、油画、雕塑、文化景观工程设计之间。只是他在30年前完成四川美术学院学业,并稍后结束中央美术学院深造后,选择了雕塑创作为主要发展方向。因此,早在20世纪90年代,他就以雕塑在业内声名鹊起。


▲杨和平《信徒》纸本设色 60x96cm


  跟他那个时代艺术专业毕业生不同的是,杨和平虽然也热爱国画艺术,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雕塑,成为一名优秀雕塑家和景观设计师,并在若干年后创立了以承揽城市主题雕塑景观业务为主的金山集团公司,实现了艺术与商业结合的发展模式。这种选择不仅表现出他的艺术追求和人生价值取向,也展示了他超前的商业眼光和经营天赋。作为金山集团董事长,杨和平以其务实作风实现了艺术与商业的融合与互动。在管理者与创作者的双重身份上,杨和平体现出积极的社会担当,获得了丰厚的商业回报。


  从2006年至今10年间,杨和平完成了一系列雕塑创作:峨眉山温泉饭店大型壁画;与著名雕塑家赵树同先生合作,共同为内江市大千广场创作的《张大千》铜雕;中国非物质文化国家公园内26组大型雕塑作品及汉风艺术浮雕大门;花水湾国际水会名人酒店雕塑工程《温泉之神》及景观艺术工程;广元市红军园雕塑工程;深圳市福田区城市雕塑工程;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雕塑工程;重庆市城市文化公共艺术工程;重庆市荣昌区“荣昌盛坛”城市雕塑工程;洛带古镇地标门牌坊及古镇雕塑工程等等,既是杨和平的商业业绩,同时也是他的雕塑艺术作品。


▲杨和平《凤鸣》纸本设色 68x45cm


  这些雕塑作品,体现了他对雕塑艺术的最高目的和本质的深刻认识。在对雕塑艺术的社会意义和功能的认识上,杨和平表现出了对这种艺术形式的人类文明的思想价值和社会现实意义内涵的着意追求和深层把握。他的这种观念和眼界,来自对中国雕塑在世界雕塑艺术大背景中的定位,来自对中国雕塑艺术自身的时代发展和现实社会功能的清醒认知。


  杨和平的雕塑艺术,不是对表面内容空泛单纯的图解,而是孜孜不倦地探求对主宰形式的思想和内涵的意味深长的揭示和表达。他从历史中领悟到了包括罗丹在内那些传统雕塑大师之所以伟大,正是由于他们在自己的雕塑作品中把握了时代精神的脉动,并将这些广阔深邃的思想内涵融入到自己的艺术之中,而这正是雕塑艺术的价值和本质。


▲杨和平《听乐》纸本设色 68x45cm


  比如,我们从杨和平与著名雕塑家赵树同共同创作的《张大千》这一雕塑作品中,读到的不只是张大千作为艺术大师的风采神韵,而是通过挖掘蕴藏在张大千身上所折射出来的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和艺术气质,来完成对于“五百年来一大千”最为本质的揭示和诠释。这种揭示和诠释,准确到位,更富于现代感,更具有东方艺术的典雅和韵味。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骄人业绩,杨和平在雕塑、景观设计、文化活动策划、展览等领域大为人熟知,人们习惯将目光聚焦在他所做的雕塑、景观设计、文化活动策划等方面,而淹没了他在中国画创作领域的才华和光芒。


  以国画名世


  其实,杨和平在承接工程、从事雕塑创作的同时,中国画创作一刻也没有停止。相反,这期间他的中国画创作也进入黄金收获期。2010年,他的国画作品《卓玛》参加十五届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获得最高奖。同年12月,他还赴法国巴黎,成功举办了个展。


▲杨和平《卓玛》设色纸本 96x60cm


  众所周知,雕塑与绘画同为造型艺术。也许正是雕塑创作中的造型,为杨和平的中国画创作提供了灵感,注入了活力,让他笔下的仕女人物形象线条流畅,造型准确逼真,具有极强的现代感,并具有鲜明的当代特征。


  这种当代特征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一是以独特而新颖的艺术形式,在自觉中召唤新的艺术生命和时代精神;二是以全新的精神风采及全新视角观照世界,构建起崭新的个性化笔墨语言;三是以前卫性思维打破旧有艺术秩序,为中国人物画走向现代提供新的价值参照。这三个特征,也成就了杨和平在当代中国画坛独树一帜的学院派先锋画家地位。


  的确,在当代语境下,杨和平以其充满韵律节奏的画笔,为读者营造出了一派轻松明快而又丰腴自足的生命瞬间,而与当下众多人物画家拉开了观念与文本上的距离。其一如其人的热情奔放的笔墨语境,华丽而质朴,妩媚而清纯,始终洋溢着时代气息而又韵味十足的现代仕女形象,犹如一首首城市童谣和乡村牧歌,深情讴歌了平凡、健康而充满生机的生命状态。


▲杨和平《木河春》纸本设色 136x68cm


  杨和平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多面手,集国画家、雕塑家、企业家于一身,绘画,雕塑、城市景观设计等等,样样拿得起,玩得转。不论是人物,还是山水,杨和平的作品始终都透露出一股气,一股灵气,一股氤氲之气。正如一位论者所言,“杨和平不仅是一位艺术家,他更是一位设计师、策划家。杨和平的水墨人物是传统笔墨的传承与升华,满斟个性化的浓墨丹青,以浇灌自己胸中之块垒,墨气淋漓,故当代画坛之豪杰也。”


  从大家林立的巴蜀画派夹缝中脱颖而出的杨和平,创造了当代画坛富有个性色彩与创新意味的现代人物画样式,表现出新时期学院派画家的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的学术思考、艺术个性和美学风格。他的创作,不离传统而超越传统,坚持中国画传统的同时注重兼收并蓄。


  与他笔下那些华丽质朴、妩媚清纯的现代仕女人物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其山水作品更多融入古典笔墨形态,曲折幽深、高致精微的山水氛围营造,弥漫着波诡云谲的瑰丽与浪漫,让其作品独具一种异质之美。而其兼具学院派扎实的造型功底,将山川之骨与天地之气融合一体,宁静浑圆而简劲高古,富于书卷气和文人画气息,清奇峭拔而又蕴藏一种含蓄美。在山水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化的当下,杨和平的山水画创作与探索无疑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个案。


▲杨和平《青山图》纸本设色 68x68cm


  总之,杨和平的绘画作品不是那种传统的,也不是那种符合传统规范的、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画,而是一种表面上以较为先锋、前卫的面貌出现,但实质上却又有着华夏民族的传统文化和风骨品格。他的绘画,现代与传统二者互为表里,浑然一体,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杨和平绘画很难用语言和文字来述说。对于他的这种创作理念和现代构成元素,用约定俗成的、传统中国画的评判标准和品鉴方法去按图索骥,褒贬藏否,显然是不可取的,必须使用一种全新的、与其作品的艺术追求和美学取向相匹配的评判标准和品鉴方法,去观察,去品读,去鉴赏。


  值得指出的是,杨和平的中国画艺术,是艺术融汇的综合产物。他的画形式感非常强,注重笔墨,融会中西,画面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他的基本功扎实,爱好广泛,勤学苦读,特别是他是在做雕塑文化景观工程之余,完成这些人物、山水作品创作的。这不得不让人惊叹他充沛的精力和旺盛的创作激情。


  以人物画拥有未来


  尽管杨和平最初以雕塑立世,以国画名世,但他的看家本领却是现代仕女人物画。能够给他带来未来的也是具有现代特征的人物画。


  中国国家画院教授、著名画家程大利曾经这样评价杨和平的人物画作:“杨和平的人物画找到了一条有文墨、有画路、有新语言、有内涵、有思想、有笔墨、有个性的跳出了国画传统的圈圈而走向发展的艺术之路。”的确,雕塑家出身的杨和平,拥有非常强的造型能力,作品有立体感,线条酣畅淋漓而又恰到好处,具有很强的形式感和现代感,彰显出独特的艺术魅力和艺术价值。


▲杨和平《法度自然》纸本设色 96x96cm


  坦率地说,看杨和平的画,里面的人物象是要跳出画面向你扑来一样,总是让人耳目一新。这种效果是几乎所有看过杨和平人物画作的读者都曾经经历过的一种感觉。他的《春韵》、《秋韵》、《秋恋》、《法度自然》等系列现代仕女人物,一改传统中国画古典仕女的内敛含蓄、娴静温婉的淑女形象,代之以华丽质朴、妩媚清纯的现代仕女形象,不仅韵味十足,而且具有强烈的时代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可以想象,杨和平创作之时,非常注意对灵感的把握和直觉的全方位开发与调动。在他的现代仕女人物画中,我们常常会看到一种超出于法度和技术之外的个性创造力,而死守法度和规则正是艺术家特别是人物画家最易流入的时弊。由于杨和平的人物画艺术在创作上是以创意为主导,而每个作品的新的内涵创意必然要求某种非旧有程式化的方法和手段,所以,除了从古今中外的传统资源去选择借鉴并重新组合外,更需要个人的创造性灵感的直接参与。


  杨和平特别看重艺术家个性中的艺术的灵感和直觉。他始终认为,“没有艺术天才,就不要画画”。无论是他的雕塑,还是他的国画,我们都可以从中看到“法国的”、“希腊的”、“传统的”,“现代的”等不同的元素,但在他灵感的参与下,这些都变成了“杨和平的”。这种艺术嬗变,其实就是杨和平在艺术逻辑的法度和灵感直觉之中展现出来的创作个性。


▲杨和平《简韵》纸本设色 68x68cm


  敢为天下先的艺术探索勇气和创新精神,在杨和平身上表现得尤其充分。他的才气、胆气和灵气,在他的绘画创作中展露无遗。他绘画创作中表现出来的奔放激情,让他突破了一切陈规陋习,直抒胸臆,直指艺术的核心。


  毋容置疑,杨和平是一位非常大胆、非常有才华而又非常富有激情的画家,他手中的画笔犹如聚光灯,永远都追随美而跃动。他进入创作时的状态,往往总是先把自己弄的神魂颠倒,然后才疾风骤雨似的挥舞他的画笔,俨然一副大家风范。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杨和平创作的一些人物、山水作品,虽然面貌多样,设色艳丽,但却不落流俗,格调清新高雅。格调是否高雅,往往决定作品的艺术高度,也决定艺术道路的长度。从这个角度来观察,杨和平的艺术道路还很长。


  著名人物画家刘大为在评论杨和平的作品时指出,“他的画画得很好,有灵气、有才气,是很突出个性的画家。他的画源于传统但又跳出传统,是一种另辟蹊径、独具面貌地将中国画发展研究推向一个大美境界高度的、有笔墨的、有骨有肉的当代中国画。”这是比较中肯的评价,也是对杨和平的鼓励和鞭策。


▲杨和平《高原阳光》设色纸本 68x68cm


  当然,作为一种艺术探索,把杨和平放在百花齐放、百舸争流、流派纷呈的当代画坛和当代语境去观察,他的艺术创作实践与探索也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也还有很大的提升、完善空间。就是他的现代仕女人物,也还需要在写意、意境等方面加强,艺术语言也还需要继续锤炼。因为只要是中国画,不管如何兼收并蓄,也还有一个归纳、提炼的过程,使之更加中国化,更加具有中国特色,更加具有中国气派。


  杨和平正值创作旺年,我们有理由期待他在今后的艺术生涯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文/陈焱

来源:《巴蜀画派》杂志2016年12月第28期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