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211
古根海姆博物馆聚焦中东及北非当代艺术


IS的崛起及中东地区发生的一系列创伤性事件时时吸引着世人目光,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正在举行的展览“天堂吹来一场风暴:中东及北非地区的当代艺术”试图从更长远的视野去审视这一地区。

罗尼·哈利萨迪《天堂吹来一场风暴》(2014)


“天堂吹来一场风暴:中东及北非地区的当代艺术”


这是古根海姆UBS MAP全球艺术行动计划的第三部分,该计划旨在补充古根海姆博物馆在全球各个地区的艺术收藏,前两个部分分别是聚焦于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超越国度”和聚焦于南美地区的“同一艳阳下”。本次展览选择了中东及北非地区的17位艺术家,设法呈现当代冲突背后的历史背景,相当作品是视频和装置艺术,试图超越种族成见,并拒绝诉诸简单化的解决方式。


本次展览的名称“天堂吹来一场风暴”来自德国哲学家本雅明的一篇艺术评论,展览中也有两件作品涉及了相关主题。伊朗艺术家罗尼·哈利萨迪(Rokni Haerizadeh)而今流亡于迪拜,他画了一系列同名的纸上作品,以新闻照片等元素进行拼贴,辅之以油画颜料,创作出如历史寓言般的图景。以色列艺术家奥利·杰许特(Ori Gersht)在两屏幕视频《逃难者》(2009)中回顾了本雅明为躲避纳粹对于犹太人的迫害,穿越欧洲前往美国的逃亡之旅,他的签证遭到拒签,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法国和西班牙边境自杀。这个故事发生在70多年前,却与今日的难民问题遥相呼应。


不少艺术家关注建筑,将其视为殖民主义历史在当地的反映,并将之作为近几十年快速城市化的一种隐喻。


卡德尔·阿提亚(Kader Attia)成长于巴黎和阿尔及利亚,他制作了盖尔达耶整个城市的模型,盖尔达耶是阿尔及利亚的一座古城,也是世界遗产。波伏娃曾经称这个城市为“真正被建造出来的立体主义绘画”,盖尔达耶几何形状的建筑曾经对勒·柯布西耶、费尔南·普约等建筑师产生深刻影响,不过他们自己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这件作品由当地的传统食物古斯米制成,同样反映了阿尔及利亚对于曾经的殖民者法国的影响。古斯米由北非传入法国,也成为了法国人饭桌上常见的食物。


卡德尔·阿提亚作品《无题(盖尔达耶)》(2009)


科威特艺术家阿拉·尤尼斯(Ala Younis)以照片、档案材料、微型人形制作出一件装置,名为《大巴格达计划》(2015)。这曾是三位现代主义大师的智慧结晶,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勒·柯布西耶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年受国王费萨尔二世的邀约在自我和政治形势的变幻莫测之中设想了一座现代梦想之城。包括体育场、网球场、游泳馆、体育馆等一系列设施,原本是为了1960年的夏季奥运会设计的,然而随着1958年费萨尔二世被推翻,整个计划陷入了停滞。直至1980年,仅有体育馆建造完成,并被命名为萨达姆·侯赛因体育馆。2003年,在巴格达沦陷期间,体育馆一度被美军占据。


及至今日沙特,艺术家艾哈迈德·迈特(Ahmed Mater)的作品《缴械》呈现了一系列从军用直升机驾驶舱拍摄的麦加城及圣地周边地区的照片和视频,这一技术经常被用来跟踪未经授权进入该区域的朝圣者。


出生于突尼斯的艺术家纳迪亚·卡比-林克(Nadia Kaabi-Linke)的作品《飞毯》(2011)运用了展厅的天花板,他从天花板挂下一系列不锈钢格栅,在地板上投射出阴影,仿佛若有似无的地毯。据艺术家的解释,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那些在威尼斯的广场上叫卖的非法移民,他们把毯子铺在地上,一旦遇上警察,可以迅速卷起毯子逃走。威尼斯曾经是连通东西方的贸易中心,这些东方商人的后代却只能在街头偷偷贩卖商品以维持生计。也许他们正需要一条飞毯,摆脱一纸签证的束缚,自由抵达梦想的彼岸。在《纽约时报》撰稿人霍兰·科特(Holland Cotter)看来,与其说这是充满魔幻色彩的飞毯的现实意象,不如说这些线条刚硬的阴影更像是惩罚性的针雨,或是从天而降的监狱。


纳迪亚·卡比-林克作品《飞毯》(2011)


艺术项目的珍贵或许就在于,它不是简单地为观众提供符合他们阿拉伯想象的旅游纪念品和快照,艺术家呈现出一系列作品,为观众提供一个更深刻理解的渠道,一个思索的空间。展览并未试图汇集所有当地重要艺术家,或是勉力谈论所有发生在这个地区的问题。它只是呈现了一部分艺术家因为这个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受到启发而创作出的作品,观众通过接触这些作品,也有机会更多地了解这个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由瑞士财富管理公司瑞银集团(UBS)赞助支持,体现了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全球视野,整个MAP计划涉及的88位艺术家的126件作品将全部成为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收藏。古根海姆博物馆对于不同区域艺术图景的探索可以被视为一种国际间文化交流的尝试,另一方面,它也是西方艺术博物馆全球扩张计划的一个部分。古根海姆博物馆正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建设一座由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博物馆,而该项目近年来一直受到海湾劳工联盟的指责攻击,就在去年,博物馆的董事会中断了与海湾劳工联盟的联系。本次展览持续期间,相关的抗议之声也不绝于耳。我们无法简化一次艺术事件背后的政治、经济因素,作为全球领衔的文化艺术机构,古根海姆博物馆需要作出更多努力。


本次展览将持续到2016年10月5日,2017年,展览将移师伊斯坦布尔的佩拉博物馆(Pera Museum)。


本雅明的一篇艺术评论节选:


 “一个天使看上去正要任由他入神注视的事物离去。”本雅明如是描述保罗·克利的《新天使》,“他凝视着前方,他的嘴微张,他的翅膀张开了。人们就是这样描绘历史天使的。他的脸朝着过去。在我们认为是一连串事件的地方,他看到的是一场单一的灾难。这场灾难堆积着尸骸,将它们抛弃在他的面前。天使想停下来唤醒死者,把破碎的世界修补完整。可是从天堂吹来了一阵风暴,它猛烈地吹击着天使的翅膀,以至他再也无法把它们收拢。这风暴无可抗拒地把天使刮向他背对着的未来,而他面前的残垣断壁却越堆越高,直逼天际。这场风暴就是我们所称的进步。”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