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乡村美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详情

【中华美网•乡村美学】高端文艺也很“村”,修武乡村的美学探索

2021-08-17 14:38:12   文章来源:河南青年时报

当高端学术论坛落地乡村,当青年艺术家进入山区,当潮流文艺店开在大队部,当即兴戏剧走近农村娃,一场城市文艺与乡村文化的碰撞,在过去一年中,不断发生在焦作市修武县大南坡村。

10月30日、31日,在这个距离县城30公里、刚于2019年脱贫的村落中,一场以“南坡·秋兴”为主题的活动,聚集起来自全国多领域内近30名艺术家、音乐人、媒体人、设计师等文化工作者。

这一活动,宣告着大南坡计划——一个基于修武县域美学经济规划下的乡村美学项目,开幕了。


高端?其实也很“村”


一进大南坡村,首先映入记者眼帘的就是一排排的乡村平房,村道边的老人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唠嗑。


当你真正走进这个背后有众多顶尖设计和文化资源的乡村,却看不到想象中“高大上”的建筑和布置。看起来,这不过是一个新修了路的普通山区农村。

直到记者发现了一周前的活动场地:古旧的墙壁、不规则的石块、最高只有两层的楼房,一座挂着“碧山工销社”牌子的平房,配着一扇看起来年限已久的墨绿色木门。后来才了解,这扇木门是从1976年保存至今。



修武县曾是魏晋竹林七贤的隐居地,魏晋美学是中国历史上美学的高峰之一。大南坡艺术中心里的“风度”单元,以木刻和木刻动画的形式,诠释竹林七贤。


眼前,所有建筑几乎和周遭环境融为一体,几乎识别不出来这里有顶尖设计师团队打造的乡村景观。
推开那扇老门,一间文艺小店映入眼帘,当中整齐地摆放着来自修武县不同地方的农产品、手工艺品。通过店中的小门,还可以通往亚洲唯一获得伦敦书展全球最佳书店奖项的方所书店,这里开设了首家扎根于中国乡村的文化空间。
村内的“碧山工销社”售卖的一本关于大南坡计划的杂志上,详细地记录着大南坡数百年的历史,和它在最近一年中发生的种种变化。
仅从外表观之,这种变化似乎并不存在,但这恰恰正是改造团队想要达到的目的,尽可能保留建筑的原有风貌。

项目负责人之一、修武美尚文旅投资负责人张国祥介绍,这种选择要比整体推倒重建,成本增加约50%。“村中老建筑是上世纪70年代的,虽然不是百年古建筑,但是这四五十年的积淀是没办法用金钱衡量的。”2019年底,首次进入大南坡的张国祥,发现当地没有优质的山川资源可以开发,一度有些失望。




随着调研的逐渐深入,大南坡本有的内在文化特色逐渐显现:作为老革命根据地中心,村中始终有优良的红色基因传统;在文艺领域,村中有怀梆剧和大秧歌的传统,40多年前就成立了文艺团。“大队部、影剧院、中学,这种公共资产发达的村子在全国应该说是很少的。”此次大南坡乡村复兴论坛主席、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这样评价。
在此基础上,修武县联动明月乡村研究社(陈奇团队)、左靖工作室等知名团队,对大南坡当地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寻找乡村建设与文化复兴的可能性,这才有了碧山工销社焦作店,有了方所乡村文化空间,也有了五条人乐队全国首家线下店铺,还有了手工、即兴喜剧等儿童教育活动······
五条人乐队全国首家线下店铺“五条人士多店”开在了大南坡
张国祥称,原本还有两个已被改造过、基础设施非常完善的村落进入团队的视野,但“我们选地方,不是选美女,然后把她包装成明星。而是要选一个很平凡的地方,通过在地文化(即当地文化)的挖掘,打造成一个有内涵、有细节的‘美女’”。
同样的审美标准,也出现在张国祥接触过的另一个项目云上院子的开发中。

同为修武县乡村美学项目之一,主打精品民宿的云上院子,依托金岭坡村废弃小学原址中可利用的建筑构造进行建设,同时根据山形地势条件,新建建筑以石头风貌为主,也与环境融为一体。


共建收集村民发展诉求 组织专人捡垃圾

一边是国内顶尖的文化论坛和精品艺术演出,一边是自由在附近摆上篮子筐子卖柿子等农家产品的村民,这是在“南坡·秋兴”活动中,城市与乡村、文化共处的场景。
关于允许村民在活动期间自由摆摊这一想法,最初,不少专家提出反对意见,认为这样可能会伤害到村民的尊严。“后来我们选择去问村民,大家说先不管能卖多少钱,能参与这个事情,他们就特别开心。最后我们就还是让大家来摆摊。”张国祥说。

这和大南坡计划“赋予乡村主体性”等理念是一致的。“乡村振兴不是‘政府投钱建得漂亮’就行了,它需要激活当地人的本能,这个村子才有可能被激活。”张国祥表示。
项目筹备期,团队首先设计了调查问卷,收集村民的发展诉求。在100多份调查问卷的基础上,团队发现就业与增收竟然不是村民的第一考量。
“环境卫生、儿童教育、文化活动等关注度,要优先于就业等问题。”张国祥说,“所以我们才组织‘美丽南坡环保队’捡垃圾,并重新组建了大南坡艺术团。”
70多岁的村民郭爱连,虽不能清晰地阐述村中发展规划,但她也常和其他村民一起,到大队部看公开设计图。“先从村民最基本的诉求点出发,让他们先接受我们,再说我们要干什么,这个会更好一些。”张国祥说。
长期身负云台山综合服务区功能的岸上村,自2017年起,在乡村美学概念下,作为乡村美学规划的一部分,由政府引入来自北京、上海的设计团队,为村中已建民宿的外立面进行整体设计改造,同时为新建民宿的村民,按各家需求,提供不同的民宿设计方案。
西五街是首条被打造的新建民宿网红街。复古中式风、简约现代风、田园风、军旅风,不同主题和风格的民宿,在这条街上百花齐放。
在西五街有老房子的梁晶夫妇,就是在这个机缘下,放弃酸辣粉生意,推倒自家旧房重建为民宿。
“你比较喜欢什么?”设计师为各家制订设计方案时,曾问梁晶。
“我喜欢画画和鲜花。”梁晶这么回答,于是有了如今以莫奈故居的绿色为一楼大厅主色调的“莫奈花舍”。
“我们可以与设计师沟通,也可以自己调整更改。”在对自家民宿的打造中,梁晶找到了创造的乐趣,甚至把每个房间的名字,都用莫奈的画作来命名。
“比如东边那个房间,日出的时候,太阳就会照进来,所以叫《日出》。”梁晶一边说话,一边手上不停歇地织毛线,她想给民宿的床织条床围。


资金多方融资 调动村民投资主动性


翻阅修武县对不同美学项目的规划,投资规模达到千万级别的并不多见。而目前作为修武县乡村美学的重点项目,大南坡一期工程即达到四五千万,以由国内国际顶尖团队组成的建设阵容,吸引和调动了政府、企业等多方投资。
如今,大南坡一期工程预计在2021年3月收工,预计在未来三年,还将陆续完成二、三期改造工程,后续还需3000万~5000万量级的投资。
“如果吸引投资比较多,我们还可以纳入更多的领域,比如农业,形成类似濑户内海一样的,文化、艺术、农业等多领域整合的建设项目。”张国祥说,“当然,我们也需要先做出成绩来,才会给投资人持续不断的投资动力。”



相比刚脱贫的大南坡,岸上村依靠云台山风景区积累了多年资本,在改造过程中尝试调动村民的投资主动性。用一小部分政府资金,撬动更大的民间资本,是岸上村所在云台山镇副镇长赵明霞,对这种资金利用模式的形容。
2017年,镇政府通过提供修路等公共服务建设、优秀设计团队和贷款优惠,动员部分村民出资改造民宿。最终,西五街17家村民各自投资两三百万,加上政府支出,总投资近6000万。
“普通的商业贷款利率在8%左右,政府申请集体贷款后的贷款利率降到了4%左右。我们贷了200多万,现在一个月利息近1万。”梁晶表示。
2020年疫情期间,镇政府在推进岸上村改造二期工程过程中,也沿用这一模式。

而主要为设计师彭志华个人投资的云上院子,随着与所在地金岭村乡村建设的深入融合,也对融资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彭志华也在考虑股权融资。


发展抱团取暖 产业链规划需更全面

如果现在去大南坡游玩,咨询驻村工作人员哪里可以住宿的话,大概率会被推荐到开车大约需要15分钟的岸上村或云上院子。
由于一期工程预计在明年3月结束,此时大南坡尚不能为游客提供完善的食宿配套服务,因此会将有需求的游客向周边有能力的景点导流。
在金岭村的进一步建设尚未完成时,独在山头、没有观光游玩等业态的云上院子,也会把有游览和购物需求的住客,推荐到大南坡或云台山。
而根据赵明霞的介绍,对于岸上村而言,近两年新建设的大南坡和云上院子,至少在两个方面,给小镇带来了益处:
一方面,“一般游客玩遍云台山仅需一天的时间,晚上会就近在岸上村留宿,但第二天大多数游客就会返程。周边村落的开发使游客留在此处的时间更长了。”赵明霞说,游客留得越久,岸上村民宿和餐饮的效益增加的效果越明显。
另一方面,在旅游旺季,云台山景区客流承载压力大,大南坡村、金陵村则一定程度上对游客进行了分流。

眼下,由于发展程度不同、主打特色存在区别,无论是建设不足一年的“新村”大南坡,还是在疫情期间获得省内机遇的云上院子,还是数家村民正在等待回收资金的岸上村,在整个乡村美学探索的早期,三个在地理分布上呈三角形、两两相隔不足20千米的村庄,这种“相互借力”“相互扶持”,显然是一种必要。
但面向更长远的未来,“衡量一个村子的建设,要考虑交通、产业、文化、市场等多个维度,比如可能有些村子发展旅游业,但是旅游分淡旺季,如果一个村子旺季旅游收入不能支撑村子发展,还应考虑发展当地的其他产业。”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陈明星说。
这样更全面的产业链规划,实际上在三个村子的总体设计均有体现。三期工程结束后,大南坡会有家宴饮食,还将建成80套民宿院子;彭志华的团队也承担起了对金岭村乡村集市和村民自营民宿的设计建设。
“目前村里也新修了网红景观桥,加上网红民宿特色等,希望能将岸上村打造成网红打卡地。”云台山镇另一位副镇长张宜介绍。
暂且不论未来如何,在当下村民的收入已然发生了改变。
大南坡项目和云上院子项目中,当地村民在家门口劳作一天就可得到120多元的报酬。碧山工销社义务帮村民售卖土鸡蛋、玉米须等农产品,未来大南坡项目还计划与村集体分红。云上院子面向金岭坡村民收购村民自家蔬菜,同时聘用五六十名村民长期作为工匠或服务人员,前者每月工资可达五六千月,后者每月收入两三千元。在岸上村,背负百万贷款的梁晶夫妇,民宿开业首月已收入8万余元。

郭爱连的两个儿子都在市区上班。大南坡项目开建之后,儿子们的想法是,再等等看,等过几年大南坡项目再成熟一点,他们会考虑回村工作。
来源 河南青年时报
策划 杨军强
执行 记者 李豌 张知雨/文
记者 赵墨波/图
编辑 夏赛赛
审核 田震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80886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