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文创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清单 > 详情

【留白】曾来德:墨的流失,仿佛水土流失

2020-02-19 17:23:55   文章来源:中华美网

曾来德
项目详情

曾来德   ZENG LAIDE

1956年生,四川省蓬溪县人。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书法篆刻院执行院长、院艺委会委员。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客座教授。



曾来德:“黑对西方来讲是单原色,对中国来讲是本色,老子说玄,玄就是黑,黑就是本色;墨是大色,是一切色的本色,是万色之父;白是万光之源,我们的宣纸是洁白的。黑是主动色,白是被动色,黑以主动姿态进入白,一个阳性一个阴性,它们就构成了阴阳太白学说,加上毛笔柔软变数无穷,用毛笔把黑色的墨弄到白色的宣纸上,就让三个变数合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没有穷尽。”



墨的流失,仿佛水土流失

本刊记者/周子婷



焦墨为血,知黑守白


曾来德是以书法进入公众视线的,但是近些年来,他的绘画也被艺术界和收藏者们所喜爱。正如他自己所说“人的天性爱美”,在他眼里最美的,莫过于由中国传统文化映射出的具体的表达形式——书法和绘画。



“画亦如书”是曾来德的一个追求,把画的意境带到书法里面来,把书法的骨架嫁接到画的意境里来。曾来德用阴阳平衡来比喻书画的关系,“我画画的出发点是为了补充书法的需要,书法与绘画两者之间就好比阴阳,相辅相成。在中国古代画家的书法造诣,是画家的一个标准,历代的大师没有一个是没练好书法就成为大家的。中国的画是写意画,所以我今天另外一个角度,就是练就一个书法家的绘画才能,这样就逼迫我在绘画上做探索。”


曾来德从八十年代创作花鸟画开始,研究绘画领域已经二十几年。曾经追摹传统,以斑斓的色彩和意趣盎然的构形绘成“五色之象”中的许多花卉翎毛,也颇有心得。但是,他越来越发现花鸟画完全满足不了他充满张力的内心世界,加上十几年的军人生活,让他具有北方人特有的粗犷和豪迈,花鸟画的细腻、蜻蜓点水式的感情描绘,反倒是令他有一种北方军人硬要佯装南方秀才的束缚感。他决然转作山水画,方才感觉拳脚舒展,满幅的水墨烟云在他笔下构造出了一个莽莽苍苍、无形有象的空间,不禁让人想起“蓬莱文章建安骨”,想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般吞吐宇宙、囊括八荒的英雄气概。


曾来德钟情于“墨”,他坚定地认为墨是中国艺术的本色,中国书画是墨的艺术,他坚信用焦墨的纯粹来表现绘画的形式。


“就像黄皮肤是中国人的颜色一样,这是一个民族的logo。”曾来德觉得近现代中国画的问题是墨越来越稀,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令人目眩的颜色的使用,“艺术家们越来越不敢用墨了,墨用的越来越稀了。”曾来德认为,“墨的流失仿佛水土流失,渐渐失去墨的中国画变得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没有生机。”所以他坚持每一幅作品都要把墨用饱用足。“墨越黑,作品的深度和空间就越大,就像冲0到10一样,所以焦墨画的冲击力和视觉感厚度很大,把中国水墨画和西方的油画放在一起,会发现油画具有张力是往外走,水墨画则是往里走。”这是曾来德在绘画当中对墨的认识和理解,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坚守,由于长期的学习,更是开创性地掌握了一整套以墨表达自然的绘画语言形式。


“一个成功的油画家,肯定是一个对色彩研究十分透彻到位的色彩学家,一个优秀的国画家必定是对黑与白有清透的理解。”曾来德这样诠释黑与白的关系:“黑对西方来讲是单原色,对中国来讲是本色,老子说玄,玄就是黑,黑就是本色;墨是大色,是一切色的本色,是万色之父;白是万光之源,我们的宣纸是洁白的。黑是主动色,白是被动色,黑以主动姿态进入白,一个阳性一个阴性,它们就构成了阴阳太白学说,加上毛笔柔软变数无穷,用毛笔把黑色的墨弄到白色的宣纸上,就让三个变数合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没有穷尽。”



曾来德借用毛笔与宣纸还有墨汁这三个变数的关系,完成有序和无序的综合。他曾经用“围、追、堵、截”四个字进行概括。围,围歼,就是要限制空间;追,是要把跑出去的“白”的空间追回;堵,就是疏导,堵住了这边的空间,让它从那边走,形成“气顺”;截,就是戛然而止,就像骏马驻坡,突然停止,能产生瞬间顿然的力度。


“围、追、堵、截”这四个字,从根本上说,是作品空间感的精髓。


曾来德的“大山水”系列之所以可以做到千人眼中出千象,绝不排除他对空间的敏锐把握。他的作品,在空间结构上容易产生一种强烈的磁场效应,让观者愈走愈近,甚至一心要在这片苍厚华滋、嵯峨荒率却又奋跃飞动的笔痕墨迹之间,寻找出与自己相契相约的“熟悉的异地”,饱满的审美张力,吸引着更多观者进入。


在国画艺术中,空间的产生依赖空白,画中的空白就是在笔墨未涉及的空间,即无笔墨痕迹之处,但这却是国画艺术不可缺少的表现语言。正如曾来德所说,“古代墨重故画画时知白守黑,现在墨越来越淡了,国画家们应该学会知黑守白。”


画是人为的,人却不见了


给观者留下印象最深刻的 “光雾山系列”,是曾来德特殊时期的作品,也是他着重强调的一个题材,更是让他的绘画走向成熟的起点。


曾来德选择光雾山作为他的绘画题材,不外乎外光雾山的地域特色和他的乡愁。光雾山属于卡斯特地貌,它既有北方的胸腔,又有南方的温润和充裕,这恰恰与流淌着南方温软的血液,骨子里却有北方豪迈性情的曾来德不谋而合。

在曾来德的心里,他笔下的光雾山不仅仅是光雾山,更是在他多年来观察后的,中国大好河山的一个缩影和代表。



“春赏山花、夏看山水、秋观红叶、冬览冰挂”说的就是光雾山一年四季不同的风貌。曾来德也尝试从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天人合一的中国式思想,和人文自然观出发去呈现不同时节的光雾山。作为一个四川人,曾来德对那片土地爱得真挚。光雾山淳朴的乡风始终感动着他。曾来德说那边的小孩见到陌生人就敬礼,那种单纯和淳朴是只有在过去的中国才能看到的,有一天他开着车子带着学生们进山写生,路旁有个小孩子在小解,看到他们的车来了就马上习惯性敬礼,一敬礼裤子却掉了,那种淳朴给他的触动不是一点点。一个地方再美,也得融入人性美才不至于单薄得经不起审视。曾来德独爱光雾山,就是想把这种淳朴的民风展现到世人面前,也是对现在社会冷漠的一种无声的反抗吧。


光雾山是曾来德作品中着重强调的一个题材,也是让他绘画走向成熟的起点。他在作品中采用不同于常规的表现手法,并没有在自己的“大山水”作品中出现过人,桥梁,村庄,甚至一切人为的事物。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因为我们今天处在一个特殊的时代,我们处于一个自然大于人类的时代,天下都是原生自然,人天天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所以自然往往大于人类,我们在表现自然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借助自然表现人了。我们画一幅画不论画面多大,它里头只要出现人,房子,桥梁,哪怕这个人再小,只要一出现这幅画瞬间变成了人文自然,以人为核心,人为主轴的人为自然,那么这个自然就不是原生态的。”


曾来德认为我们的今天的自然和人类的关系颠倒了,我们生活在钢筋水泥里。“人类把最原生的自然打破了。”他在作品中把人隐退到自然的背后。画是人为的,人却不见了。他说:“我把自然留给了世界,把自然还给了自然。”


后记

负载悠久历史的民族是幸运的民族,因为它生来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传统资源;然而面对如此厚重的传统,艺术家们则不够走运,因为他的每一步都踏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如钢索般的道路上。笔墨的历史几乎与中国的历史等长等重,然而就是笔墨这份沉重,让後来者进退维谷。曾来德坚持不断的创新,我们期待他在墨的造诣上有更深的体会,更大的突破。



图览

───────────────

曾来德画作欣赏

▲ 立冬之一 焦墨 136X68cm 2006年

▲ 蜀山绝壁图 136X68cm 2009年

▲ 蜀中光雾山天坑 2012年 136X68cm

▲ 雾壑奇峰图  焦墨 145X370cm 2000年

▲ 小雪之二一 焦墨 180X90cm 2007年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31856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