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城市美学

当前位置:首页 > 论坛 > 详情

【中华美网•城市美学】建筑师的城市设计——关于巴塞尔Schwarzpark的两个住宅项目

2021-08-26 14:00:39   文章来源:城市美学

【Herzog&de Meuron的住宅项目】
Schwarzpark当年是Basel的一个公园,由Gellerstrasse和Birsig河围合出来。1988年Basel市政府办了一个竞赛,希望将Schwarzpark周边区域开发成公寓和老年住宅。当年Herzog&de Meuron参加了这个比赛。今天的资料中这样写到:

“这里的Birsig河在上个冰河时代形成一个位置较低的砾石沉积层,仅比今天的高速公路附近的河滩草甸高10米。当年的别墅现在已经是一个国家公园,生长着古树,是红鹿的栖息地。尽管竞赛原则上允许对公园进行开发,但Herzog&de Meuron还是避开了公园区域,而仅仅利用公园空地上方临近街道的一大片空地进行设计……”

在Herzog&de Meuron的观察中,位于Gellerstrasse对面的医院是一个重要的参考点,这个建筑很老,而且位于上述砾石沉积层的最高点。

从设计过程的草图来看,砾石层高地一直被标识出来,建筑体量以此为依据调整。当围合的策略确定后,体量细部的调整则是为了呼应医院的体量。

从最后结果来看,H&M所设计的体量使整个区域的定义更加明确,从高到低依次为:医院与H&M的体量,Schwarzpark和医院绿地,Birsig河以及河东岸的社会住宅。H&M通过一个简单的建筑体量做到了这些,是Minimalist设计方法的范例。

值得一提的是,公园南部的角落被古树隔开,与河对面的社会住宅区域关系更为紧密。H&M在这个区域也设计了两个体量。他们延续了东部社会住宅的体量,并避开了所有的树,基地里的破旧住宅被拆除。

作为优秀的城市设计师,H&M着眼的区域远大于产权边界,其目标是改善整个区域的城市品质。他们在基地里尊重的是地形、标志性建筑和树木;忽略的是道路、破旧住宅。我们可以说H&M的城市设计是面向城市的。而在整个设计过程中,H&M似乎对医院的体量投入了超出平常的关注,这很容易让人联系到其老师Aldo Rossi的《城市建筑学》中对城市体量类型的关注。

【Miller & Maranta的住宅项目】

不知什么原因,整个项目并未得到实施。砾石高地上后来造起了两栋小体量的住宅。公园南部的空地被规划成了高密度的社会住宅,在其竞赛中,Miller&Maranta赢得了这个项目,即现在的Wohnhaus Schwarzpark。

M&M面对的城市设计层面的问题要简单很多。整个区域的城市性质已经明确,建筑密度也一样。建筑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与东南住宅体量的关系,以及如何处理基地北面东面的两堆树木。

这个设计的过程不得而知,但设计的结果是一个八层高的黑色曲折体量。其设计目标非常清晰,即让这个巨大的体量消解掉——曲折的体量让人在公园的方向只能看到建筑的局部,黑色的骨架和树干类比,大面积的开创反射周围的环境。在现场,整个建筑确实消隐在古树中,十分不明显。

建筑南北的两个尖角出现在最主要的两个视角上,让建筑显得十分高耸,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Mies的玻璃摩天楼,这种与德意志历史建筑的联系是Miller的设计方法。

在M&M的城市设计中,其方法是视觉层面的,更贴近建筑设计(即便是建筑体量也由内部逻辑而产生,与城市有关系,但并非精准的应对)。这样让人在描述中不得不一直使用建筑设计中的术语。不仅如此,其设计策略显然不像H&M一样关注建筑对周边的改善,而关注于建筑怎样去应对周边,即怎样和环境类比。可以说,M&M的城市设计是面向建筑的,而非面向城市,所以他们也少了在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间进行咬合的技术问题。也许正因为这样,其设计作品都表现出高度的咬合性,城市设计、空间、结构、细部被高度整合在一起。实现的工具就是die Stimmung(氛围)。不难看出,这种城市设计方法来自于其老师Miroslav Sik的“类比建筑”。

【城市设计方法的不同】

如果将这两个项目放在一起对比,这种方法和态度上的差异显而易见。而导致这种差异的因素显然与性格有关,我们在H&M在瑞士的一系列作品中不难读到其改变周边的热心,以及对甲方的认真负责,这让他们令人惊讶的做到了“在设计感和适用性上的兼顾”(反面教材见Christian Kerez),因此我们不难在他们的性格中读到那种“狐狸式的妥协”。而M&M也会十分重视甲方的意见,Miller反复提到他不是那种扔一个设计给客户的上帝建筑师(反面教材见Peter Zumthor),他一定要与甲方互动后才确定做什么。但另一方面,我们不难读到其作品对设计概念的贯彻力度,这来自于其强悍的性格。但有时,这种“刺猬式的专注”让其忽略掉了城市的复杂性(见Volta Schulhaus的城市设计)。

而H&M与M&M在城市设计上差异的另一方面是来自于学术方面。他们的差异其实是Aldo Rossi与Miroslav Sik两位老师在方法上的差异,即“城市类型学”与“类比建筑”的差异。尽管在建筑设计方法上,我们会看到H&M的现代艺术方法与M&M的历史主义方法的差别,但回到城市设计上,我们清晰的看到了两者对于老师方法的延续。

最后,这些差异也来自于双方不同的成长经历,以及所身怀的那种情怀。H&M年轻时候是68一代那种呐喊过,激进过的热血青年。年轻的时候想改变世界。而Miller是典型的带有欧洲贵族情节的小资产阶级。会有乡愁,会有怀旧,是那种非常保守的欧洲人。所以H&M的设计试图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而M&M的设计则试图保留现状,并在空地中做一个彰显自己的贵族品质的小设计。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6871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