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文旅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中华美网•文旅人物】105岁著名戏曲理论家郭汉城去世│戏剧人追忆:弘扬他求真、求善、求美的精神

郭汉城

职位:《中国戏剧》原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终身研究员

人物简介

郭汉城,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顾问,《中国戏剧》原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终身研究员,著名戏曲理论家、评论家。

本广告位招租W

【中华美网•文旅人物】105岁著名戏曲理论家郭汉城去世│戏剧人追忆:弘扬他求真、求善、求美的精神

2021-10-20 11:55:12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郭汉城


10月19日清晨,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顾问,《中国戏剧》原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终身研究员,著名戏曲理论家、评论家郭汉城先生辞世,享年105岁。


郭汉城先生是现代中国戏曲理论科学化体系的创建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从事戏曲理论研究学者队伍中的领军人物。他不仅是中国当代70年戏曲改革发展和理论批评建设的亲历者,也是戏曲理论批评的重要参与者,其理论批评是当代戏曲思想理论重要的构成内容和宝贵财富。

郭汉城先生主要从事戏曲理论、评论、教育工作,同时进行戏曲创作和诗词创作。他与张庚先生共同主编的《中国戏曲通史》《中国戏曲通论》,迄今为止仍是国内外影响最大、成就最高的戏曲史论扛鼎之作。

郭汉城先生历任中国剧协第三届常务理事、第四届副主席、第五届至第九届顾问。郭汉城先生在戏剧界享有很高声誉和威望,为中国剧协充分团结服务戏剧家、推动戏剧理论建设贡献巨大。

求真、求善、求美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表示:“郭汉城是中国戏曲理论界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一代宗师。尤其是他和张庚共同合作,组织我们几代人一起推进中国戏曲理论体系的建构。我认为这是他做的一件很重要的工作。”

“我一生中做了两件事情,如果从1949新中国成立至今,分隔成两个30年,前30年我们说戏曲是好的,后30年我们说戏曲不会亡。”郭汉城2009年的这句话让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印象深刻。他说,这句话很好地总结了郭汉城及郭汉城那一代戏曲学者的理论贡献。从戏曲改革开始,他们一直在强调戏曲作为传统文化的正面意义及价值。1949年戏改初期几乎一边倒认为戏曲有诸多问题,在艺术上觉得传统戏曲是形式主义,在内容上觉得它是封建糟粕。郭汉城则用各种各样的办法,从传统戏剧的合理性角度入手证明传统戏曲的正面价值,在新中国继续存在的必要性。改革开放以后,郭汉城说“戏曲不会亡”。改革开放后戏曲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戏曲市场滑坡、外来文化冲击等等,很多人对戏曲文化的未来没有信心,也有人认为戏曲应该脱胎换骨进行改造,但郭汉城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主张——戏曲是有前途的,是可以继续存在的。这是十分不容易的。如果没有他们这代人的努力,今天的传统文化复兴是不可想象的。

从《中国戏曲通史》《中国戏曲通论》到《中国京剧百科全书》,这些集体项目的推进,让整个当代的戏曲理论有了自觉的理论建设。不仅如此,王馗表示,郭汉城在学术上的成就也非常重要,他关注现代戏曲,在戏曲的现代性等领域留下了很多文集,他的理论也突出地展现在这些方面。中国剧协顾问罗怀臻表示,郭汉城一直在戏曲的现代戏创作上不遗余力,他总觉得中国戏曲如果不能解决表现现实生活这个问题,中国戏曲还是有局限性的。所以他对戏曲现代戏非常支持和关心。罗怀臻说,“对于戏曲现代戏我和郭老有不同看法,郭老认为戏曲现代戏成熟了,我认为戏曲现代戏还没有真正破题。虽然我们看法不同,但这一点不影响他在我心中高山仰止、长者之风、君子之风的形象。我也认为对前辈最好的继承,就是继承他那种求真、求善、求美的精神。”

种植中国传统戏曲艺术初心的园丁

郭汉城和张庚对中国戏剧史做了富有时代价值取向的梳理和书写,罗怀臻说,每一个在新中国成长的戏剧家,一代一代戏剧人都学过他们的戏剧史、戏曲史,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所以他们是我们几代人共同的导师,是种植中国传统戏曲艺术初心的园丁,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他们是护卫者。尤其是我们具有创新意识的作品在受到争议的时候,无论是对于作品还是创作者本人,他们都始终给予支持、鼓励,这充分体现了一位长者的情怀。”

1993年秋,陈恭敏(前排中)在上海把罗怀臻介绍给专程来沪看淮剧《金龙与蜉蝣》的张庚先生(前排左一)、郭汉城先生(前排右一) 罗怀臻供图

罗怀臻回忆说,“1993年秋,郭汉城和张庚来上海,专程看我的新作淮剧《金龙与蜉蝣》。我当时还是一个青年作者,他们不仅亲临现场观看演出给我诸多鼓励,还在北京亲自参加该剧的研讨会,这对于作品和我个人都是莫大的鼓舞。”罗怀臻说,“在我创作生涯的几十年间,每部作品到北京演出,都会邀请他,他也都来看。不仅如此,几乎每部作品观演之后,他都会邀请我到家里做深度探讨。这样的作品有淮剧《西楚霸王》、京剧《西施归越》、甬剧《典妻》等,我们在家中细谈时,虽然有时意见不完全一致,但他都非常婉转地表达,比如对《西施归越》这部作品他就是比较有保留的。后来针对昆剧《班昭》,他跟我谈了一席话让我终身都不能忘怀,他说:‘怀臻同志啊,我们出生的年代不同,可能对一部作品的看法不同,我们这代人有点老了,不一定理解你们。但为什么演员都想演你的剧本,为什么你的作品受到观众的欢迎,这是你这个作家引起我思考的地方,你能这么多年坚持下来,我是很敬佩的。’当时,听到这里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非常感动。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前辈,一位君子。我认为,我们之间的这段对话是我们两代人对戏剧很微妙的,更有深度的理解,这对我是莫大的鼓舞。我觉得,他就像父亲,像长者。”

“郭老全身心地奉献于戏曲,直到去世,仍然与戏曲分不开。中国戏曲界众多的艺术家、理论家都跟他有过接触,有过交往,有过受益。同时,他也是一位诗人,一个剧作家。他用诗歌来展现他的情怀,用理论来展现他对事业的深度思考。郭老的一生,是我们的榜样和楷模。”王馗说。


中华美网编辑/匡德胜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380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