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画派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闲谈】读东坡《寒食帖》,最是苍凉多情时!

2021-04-07 10:28:07   文章来源:中华美网

元丰三年(1080)的正月初一,苏轼被御史台衙役押解离开京城奔赴黄州。到元丰五年(1082),转瞬间,就过了三个年头。

在这一年的寒食节,黄州连续下雨两个多月,临皋亭漏风飘雨,加之建雪堂把有限的积蓄用得差不多了,使苏家吃住犯愁,也让身体欠佳的苏东坡心情沉重。眼见屋内满是雨水,锅里煮的寒菜,灶里烧的潮湿芦苇弄得满屋烟气,苏轼百感交集,作诗二首。

其一曰: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
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

(自从我来到黄州,已经度过三次寒食节了。每年都惋惜着春天残落,却无奈春光离去并不需要人的悼惜。今年的春雨绵绵不绝,接连两个月如同秋天萧瑟的春寒,天气令人郁闷。在愁卧中听说海棠花谢了,雨后凋落的花瓣在污泥上显得残红狼藉。美丽的花经过雨水摧残凋谢,就像是被有力者在半夜背负而去,叫人无力可施。这和患病的少年,病后起来头发已经衰白又有何异呢?)



苏轼 《黄州寒食诗帖》诗一

其二曰: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春天江水高涨将要浸入门内,雨势袭来没有停止的迹象,小屋子像一叶渔舟,飘流在苍茫烟水中厨房里空荡荡的,只好煮些蔬菜,在破灶里用湿芦苇烧着,本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时候,看见乌鸦衔着纸钱,才想到今天是寒食节。想回去报效朝廷,无奈国君门深九重,可望而不可及;想回故乡,但是祖坟却远隔万里,本来也想学阮籍作途穷之哭,但心却如死灰不能复燃。)


苏轼 《黄州寒食诗帖》诗二


1082年,是苏轼在黄州的第三年。这年春天,东坡的雪堂已经营造完毕,此屋在大雪纷飞中完成,东坡将它命名为“雪堂”。 


明 仇英 《东坡寒夜赋诗图卷》(局部)

东坡在写给他朋友的信中,一再提到他从种菜植树中获得的乐趣。不过他也自嘲,因为长期的户外劳动,他的脸已经被晒得墨一样黑了。他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会留在雪堂之中——白天在田间耕耘,晚上在雪堂或读书,或著述,他也喜欢在这里接待远道来访的朋友,和他们一起聊天、饮酒、嬉笑。连看守城门的士卒也认识了这位十足农夫打扮的大文人,看他狼狈地走在那条泥泞的黄泥坂路上,偶尔会拿他的样子打趣,东坡却只宽厚地一笑。在黄州,他留下许多墨迹,也留下了堪称他一生中甚至是中国书法史上最重要的墨迹之一:《黄州寒食诗帖》。


通览《黄州寒食诗帖》全卷,我们仅从书法上即已领略到一种沉怨幽郁之情,势如江河奔涌。《黄州寒食诗帖》用笔顿挫沉郁,结体紧密内敛,开头字迹较小,运笔清缓有节制,而后随着感情的波澜起伏,字迹逐渐变大,纵笔忽疾忽徐,忽粗忽细,跳荡不已,直至“哭途穷死”四字,感情达到高潮,最后“灰吹不起”四字在平静的收笔中蕴含了绝望的悲愤。


苏轼 《黄州寒食诗帖》

整幅作品似一曲郁愤、幽怨的古琴曲。那线条的盘旋、往复、曲折、顿挫,似诗人拔动着如泣如诉的琴弦;那字形的欹侧,忽横忽斜,似在极力控制心中的怨气;那几笔长竖直拖,似几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黄州寒食诗帖》典型地体现了东坡“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的艺术自评,是其存世墨迹中最精彩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他书法创作的里程碑。无怪乎后人把此帖与《兰亭序》《祭侄文稿》并美,评为“天下第三行书”。

这使我们不得不提到黄庭坚在此帖后题的一段跋:

“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书,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

黄庭坚《苏轼黄州寒食诗帖跋》

黄庭坚的跋既写出了东坡此帖对前人笔墨的创造性继承,更强调了这种妙手偶得的无意之作为不可多得、不可重复的精品。东坡的《黄州寒食诗帖》及黄庭坚写的这段跋文一直被世人美称为“珠联璧合”。


世人皆爱苏东坡,不仅是因为他深厚的学养,更是因为他旷达的精神风貌和动人的人生境界。还是1082年,在寒食节后的几日,苏东坡邀朋友出游,留下了《定风波》一词: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张大千《东坡居士笠屐图》吉林省博物院藏

根据孔凡礼的考证,这一年的清明节是三月初五,那么,在写就《右黄州寒食二首》仅仅两天后,他的心情就大不一样了。诗中“吟啸徐行”“竹杖芒鞋”“一蓑烟雨”是东坡黄州文本中经常出现的形象。不仅表现了苏东坡旷达、自然、洒脱的精神风貌;同时也深刻地体现苏东坡善于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美,以审美的眼光看待世间万相的人生能力。

晚年苏东坡流放海南岛,他已六十多岁,仍然头戴斗笠,拄着拐杖,冒雨行歌田间。画家为东坡造像,也最爱抓住这些特征进行描绘。从现存东坡画像看,大多数都是头戴斗笠,手扶拐杖,美髯飘飘,一付仙风道骨。苏东坡的好友李公麟将东坡的这一形象入画,由此,“东坡笠屐图”也成为中国传统人物画的一个绘画母题,自宋代以来,关于这一主题的创作长盛不衰。

文章参考来源:
[1]刘墨:《“春去不容惜”——苏东坡的寒食节》.
[2]陈友康:《人生境遇与应对态度——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解读》,《名作欣赏》1999年03期.

[3]姜茜:《解读苏轼〈寒食帖〉》,《华人时刊》2002年10期.


END

出品/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  
学术/四川省巴蜀画派艺术院
        四川巴蜀画派专修学校
编审/李思家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0992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