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文旅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文旅】震撼!三星堆考古进入高潮:文物层层叠叠铺满祭祀坑

2021-09-13 10:17:54   文章来源:四川文旅网

        2019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调查勘探,在1、2号“祭祀坑”的旁边又新发现6个“祭祀坑”,2020年10月开始正式考古发掘。记者最近走访了考古发掘现场获悉,4号“祭祀坑”发掘已经结束,3号“祭祀坑”发掘已近尾声,5、6号“祭祀坑”因面积较小、深度较浅,将被提取到实验室“解剖”,7、8号“祭祀坑”刚刚到文物层,大中型青铜器、象牙、玉石器等铺满了整个“祭祀坑”,犬牙交错、层层叠叠,令人叹为观止。



 
  7号和8号“祭祀坑”的特点之一是象牙非常多,7号“祭祀坑”已经暴露出来的象牙已有180根,8号“祭祀坑”已有202根,这还不算埋在下面尚未露出的。
 
  “尤其在坑中央的部分,象牙有好几层,几乎是密不透风的,下面什么器物都看不到。”负责7号“祭祀坑”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黎海超说。
 
  黎海超介绍,7号“祭祀坑”还有一个特点是玉器多,其中包括玉璋、玉凿、玉斧、玉瑗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满满的一层几乎都是玉器,数量让人震惊。”
 
  8号“祭祀坑”是目前唯一有厚实灰烬层的,考古学家们花费了长达四个月的时间来清理,从灰烬里清理出约3000多片青铜器碎片、280多件玉器、超过360件金箔器等。
 
  在参观者看来,表层的碎片似乎有点可惜,价值不高。但专家们认为,这些碎片对研究当时的祭祀文化、流程具有很高价值,而且数量较大,经过修复也能惊艳亮相。
 
  奇奇怪怪超越认知
 
  除了数量庞大,“奇奇怪怪”也是被考古队员们挂在嘴边的词。
 

  “太罕见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它们命名。”负责8号“祭祀坑”发掘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赵昊说。



 
  3号、8号“祭祀坑”各发现了一件青铜神坛,8号“祭祀坑”神坛上有姿势迥异、大小不一的青铜人像造型,有的身着飘带彩衣、翩翩起舞,有的小腿布满纹身、肩扛祭品……神坛上还有一只戴着“项圈”的神兽。
 
  “复杂程度前所未见。为什么说神坛很重要?它不只是一个单独的器物,更重要的是它描绘了一个祭祀场景,代表着三星堆人对于世界的理解。”赵昊说。
 
  这件神坛旁边还有一只目前发现最大的“神兽”,相当于成年的柯基犬大小,大眼宽嘴,细腰粗腿厚臀,看起来非常可爱。神兽头上的独角还顶着一个平台,平台上站立着一个青铜人。
 
  3号“祭祀坑”神坛跟上述8号“祭祀坑”神坛完全不一样,上面有人头像、龙、说不出名字的“四不像”动物形象。
 

  还有好几件前所未见的玉器,其中一件还未完全出土的葱绿色“玉板”很有特色,看起来它镶嵌在一块镂空的青铜网格之中。商周时期称青铜为“吉金”,黎海超开玩笑说:“这是首次发现‘金镶玉’,但需要进一步发掘确认最终形态。”




  “就是奇奇怪怪,从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东西。这些文物的工艺、形态、内容都很复杂,包含的历史信息很丰富,‘刷新’了既往认识,给研究带来了很大挑战。”负责发掘3号“祭祀坑”的上海大学讲师徐斐宏说。
 
  惊艳亮相见证交流
 
  最受公众关注的三星堆金面具在3号“祭祀坑”出土并惊艳亮相,被认为是附着在青铜人像上,比正常人脸稍大。与现代人相比,被古代工匠捶打得如纸薄的金面具造型更加夸张,大大的招风耳,菱形大眼,高鼻梁,咧开的大嘴,整体造型威严神圣。
 
  “这是被祭祀者,是三星堆人的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冉宏林所长说。
 
  “现代感”也是被考古队员们提及最多的词汇,有和奥特曼、诸葛亮等形象“撞脸”的青铜人像,也有颜色漂亮、大小、外形跟现代“西餐刀”别无二致的玉刀,玉刀表面色彩鲜艳,刀背有勾云纹,刃部非常锋利,可以轻易将人的手指划破。
 
  “即使把这件玉刀摆到现代的西餐桌上也毫不违和。”黎海超说。
 
  4号“祭祀坑”的三星堆“力士”——铜扭头跪坐人像也非常引人关注。
 
  “这件人像表情严肃,小腿肌肉异常发达,可见当时青铜雕塑技艺高超。”负责4号“祭祀坑”发掘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工作者许丹阳说。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还发现了几件见证我国各地区文明早期交流融合的文物“重器”。一件造型奇特的朱砂彩绘觚形尊体现了中原文明和古蜀文明的融合,另一件刻画有古蜀神树纹的玉琮反映了长江上游和长江下游文明的“握手”。

  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还发现了多处丝织物的遗存。冉宏林认为,这与中国西南是丝绸起源地之一的传说相符,确认掌握成熟的丝绸织造技术,对古代丝绸技术体系、南方丝绸之路的研究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认为,最新出土的文物再一次证明了中国古人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创新精神是远超现代人想象的。目前的发掘刚刚进入高潮阶段,更多惊喜还在后面,也许还有更多超出认知的文物陆续被发现,三星堆的未解之谜有待揭晓。
 
  据了解,在发掘的同时,四川省文物局也在组织全国最顶尖的团队对文物进行保护修复、研究阐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公众就能在博物馆里见到这些令人惊叹的文物,感受三星堆文化的魅力。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7424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