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美术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 > 问道东方腾弘

问道东方腾弘

艺术的神奇在于,艺术家看似随意将再普通不过的符号进行组合,竟然得到与之气质相吻合的作品,能够对他进行心灵对话的实体。这种明暗的光影对比,红黄色彩组合和朴实的景致描摹,在他们的手里像是开过光一样,或者镀了一层金,又像被上帝吻过,刹那发出耀眼的光芒和永恒的生命力。


艾轩评价东方腾弘时这样说,“有的人画得很好,工夫也很深,但是最终如果没有个性的话,没有自己的面孔,没有自己独特的面貌,这样的画也是不能持久的。东方腾弘呢,居然找到了一个自己的语言,这点我觉得是他的幸运。他不是刻意的,是渐近式的演变出来。个性化的东西,在油画里主要是通过用笔用色的方式不一样,构成不一样。那么我对这一点,这些年来看,腾弘的作品发现他有这个特点”。艾轩先生的评价很中肯,但有一点我不太认同,东方腾弘的作品并不是“渐进式演变”而来,他从来都是一位有思想家光环的画家,但需要一组符号淋漓尽致宣泄他的情感。他在选择物作为描摹对象时,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最初并没有刻意朝某一方向前进,只是冥冥中认为此物还不够,还差那么一点,时光淬炼着他,恰好藏地的白马、僧侣一出现,热情就像绷在弦上的箭,触发最原始的炽热。他终找到了一组与思想契合的符号,并将之发扬光大。


东方腾弘早期的作品,如《甜》、《征途中》、《童年》、《姐姐》就显示出其高超的艺术天赋和造艺技巧,坚实的写实功底也在作品中初见端倪。这一时期的作品与当时社会风气和大众审美有关,画家并不能在从艺初期就拥有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但东方腾弘凝聚在作品里一团特立独行气质一眼就能把他与众人区别开来。在人物系列《童年》中,儿童冷峻的面庞、哀伤的神色烙在人心里挥之不去,晕黄的背景色有记忆里陈旧的味道,该作品与一贯以刻画童年天真烂漫、欢快愉悦的主题背道相驰,把画面覆盖上一层与众不同的光辉,拉入看客进入一种原始缭乱的困顿里。儿童背后的一筐干草,它们毫无规则的蓬松、张扬,似乎有意印证男童的心境。《姐姐》则画面相对简约,如你仍想从的稚嫩面庞里找到一丝欢快,那又会令你失望。


《小百花》里纯美、高冷特色是东方腾弘另外一种绘画语言的表达,象征味道浓烈,画家用另辟蹊径的方式表达常见主题,作品《甜》和《窗口》以终极人文关怀和精湛技巧得到认可,《窗口》获得了当年全国青年美术展的铜奖,画家有意用玻璃构造出一个窗口,让女医师与玻璃镜子反射出的病人形成强烈对比,强化白衣天使慈母形象,该作品凭借独特的构图形式和矛盾对立又统一受到喜爱。可见,在后期作品里随处可见的“象征性”和“矛盾对立统一的运用”并不是凭空生来的,它早就在画家初期作品里见到,是生根于画家的血液里。


在接下来的日子,东方腾弘继续升华自己的艺术造诣,苦心孤诣寻找一种能够能将自己情感全部宣泄的图腾,一种能够将对人生、境界的渴望一一托出的无声语言。


白马、行僧入画


我们相信,每个人行为经世都是被灵魂深处的某个声音在召唤影响,你说不出为何对面临的事物不适应,何为坐立难安,但你坚信要朝着某个方向前进。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走向那里,积累的知识也无从解答你的疑难,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某件东西,就那么一眼,就说就是它,它就是你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或者是一个信仰、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地方、一片蓝海。


一次进藏,画家在路上看到一匹奔驰的白马,姿态极其优雅地跟着汽车跑了几十公里,这匹马直到跑不动才停步,望着汽车远去。这件事令东方腾弘终生难忘,他说:“这匹马让我很感动,它的出现对我的艺术创作仿佛是一种暗示和提醒。”


油画《天音》是东方腾弘第一次触电高原,作品里人物似僧非僧,动物似马非马,天空飘着棉花似的东西似云非云,除了黑白两色就是藏蓝,整幅作品充满清高冷峻的气息。我窃喜画家终于找到了一组符号来传达内心激流勇进的情感,他可把《童年》里男孩哀伤的表情魔法般搬到在僧侣上,僧人本就是宗教色彩的象征,无需多赘,让僧的虔诚和深邃加上思考者的情态,本是思想聚大成的代表,被画家赋予追求真理、探索人生的符号,再适合不过。


之后画家逐渐完善高原作品,把白马、绿地、天光、矮树、远山等一一纳入作品中来,把国画的唯美、神秘气质融入油画写实之中,让东西方文化在他魔幻之笔下交融,加上独特精神象征含义,成就一幅幅集大成的作品。东方腾弘最令我震撼的作品是《云》。这种震撼到目前为止只有在两部文学作品找到过,一部是《红楼梦》,另一部是《深河》,作品蕴含两个作者驾驭文字的笔力和对生活的智慧,他们把人引入到生死、人生、大道的边缘,然后让你在狭小的道路独自寻找精神依托。作品里处在出世和入世的意象象征着人类身体和精神遭受的二次元矛盾,红僧双目微闭,手持念珠,手臂静脉突出又暴露他作为真实的人而在。和他对立而站的裸女绝美满是诱惑,浓密的头发与草地相接。画家把人性血淋淋的进行解剖,不刻意美化与丑化,告诉大家生的真实面貌。


在欣赏国人作品时,那种含蓄内敛的特征很难区分谁是谁的作品,而画界整体面貌,也是一种含而不漏的气象,单与台湾相比,他们的作品在个体性和张扬程度也超出我们,更何况是提倡个性张扬的西方国家。但东方腾弘的作品恰好相反,他总有种摄人心魂的感召力刹那抓住你的灵魂,那样独特,有那样恰如其分符合内心某一处的柔弱,所以当听说有人看到画家的作品泪流不止时,我并不能感到意外,画家作品中的原始意念浓重,在造艺之中融和挣扎、矛盾、不安以及对生命本能的思考,当藏地空阔辽远的景象一出现,反衬人类某种“执念”,你就会被牵引,并深深折服。


有人说艺术的最高境界是技巧高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当然不可否认技在艺中的重要作用,倘若没有技又怎能给人美感。但在技外,如果艺术家能让看客领悟到另外的含义,有精神美的沉醉和生的拷问,无意它就是大作。就我们熟知的大家,齐白石寥寥的几笔,就生气韵,空灵之上让人心有飘飘忽忽的愉悦感,黄宾虹一大块黑山水中蕴藏苍润华滋,爱的人自然从中找到心旷神怡。好作品能唤醒沉睡在人内心某种相应情绪,只是很多时候,它们处在半休眠状态,但当外面的物如钥匙样打开心门,你开始亢奋,并沉醉在这种情绪里不能自拔。东方腾弘并是不有意挑拣某种泛滥的符号进行情感的抒发,前面说过他在绘画对象的选择上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最终冥冥中像授了神的旨意一样,让白马、僧侣作为象征符号,让他的情感依托在宗教色彩非常浓烈的藏地。画家说,他的作品并非有意宣传某种教派,但无论是佛教、道教、基督教还是印度教,这些生在人类历史里的精神境界最高领地,都代表一种终极的精神宿求和对生命探索的孜孜不倦,人在生时无法超越它们遍布的理论观,但可作为并行者,以大容大量,共同探索人生意义。画家作品似漠漠荒沙里的指引灯,他并没告诉你的终极目的在哪里,但却苦心孤诣的做着某种指引,让你在浮尘粘身的世道,精神自由的遨游。他的作品,出世和入世矛盾对立,就像人的辩证哲学,是身体是精神,是被诱惑还是独身,是分裂还是统一,相信他道出了千千万万人的心,我们可以不成佛,但要得道。


“东方”的水墨情怀


现在,东方腾弘将油画的藏地题材搬运到水墨的领地,他还是不停的说,总是差那么一点,不能理解他所谓的“差一点”指绘画和生命两个方面,还是单一指绘画,但我觉得他的意思是生命的包围里欠缺支点,反映在水墨里的是文化本源。画家原名章军,因为“zhang jun”读音太容易混淆,后来改名为“东方易人”,喜“易”是因为易经的缘由,心中结下“渺渺尘世,有一高人也”的情节,但是“易人”太出世,与自己性格不符合。在几经思考后,最终决定改“易人”为“腾弘”,并沿用至今,至于“东方”二字一直未曾改变,究其原因是对中华文明有着缱绻的情怀,他说东方文明很神秘很博大,只有这两个字才能表达出对文化的膜拜和折服其中的心境。


东方腾弘在油画上取得成就后并没止步于此,反而又从新开始,在水墨世界里探索,这时候,我相信和行僧、白马一样,也有种声音在召唤他,那就是中华文明的国粹。


画家身体力行解释出道的一种含义,人甚至没必要刻意追逐一样东西,时间到了,自然会在某个阶段把它带到身边,但这还得力于每个阶段如画家般对真实的把控,逐渐的腾升,问道才能圆满。




文/包文诗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作品信息

年代:2010年

系列:远山

尺寸:120x160cm

装裱:装裱

材质:布面油画

题材:题材

作者信息

东方腾弘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56678s